首页 母女双收 下章
第03章
 妈咪! 阿兰叫道。

 她在厅里接我们,一见面就笑着说: 小鸟终于出巢了!过来吃饭吧。

 妈咪! 阿兰的脸一红,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中。

 她推开女儿,坐下,说: 新婚之夜过得好吧!看阿兰眼睛都红了。 又说: 叫了一夜,搞得我一夜没有睡觉。

 妈咪坏! 阿兰又扑在她的怀里,用手擂着她的,叫着: 不许说嘛!

 好,我不说了! 她继续笑着,抚摸着爱女的头发,并且神秘地冲我挤眼。她爬在女儿的耳边小声问:  还疼吗?

 阿兰说: 还有一点。 说着,朝我佯嗔道: 妈咪,他可坏了,那么大力!

 岳母笑着说: 谁让你结婚呀!不过,只是第一天疼,以后就好了。 说完,羞涩地看我一眼,她自己的脸也红了,是那么美,十分人。我盯着她看,这时,她也抬头看我一眼,与我的目光相接,她不好意思地连忙低下头。我也觉得,自己看她的眼光似乎有些失态。

 这天晚上,我与阿兰又了多次。当我们相拥着甜蜜接吻时,我忽然听见岳母的房中传来阵阵呻声。我说: 阿兰,你听,好象是妈咪在呻,是不是她有病了!

 阿兰小声说: 小声点。妈咪不是病了。哎,妈咪真可怜,年纪轻轻的,就没有了丈夫!记得我小时候,我几次听见妈咪发出这种声音,还以为她病了,待我从门中看时,都见她光着身子,用手在身体上抚摸。我不敢声张。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是妈咪在自。我过去不懂,现在结了婚,才了解到生活对一个女子是多么重要!我现在是一刻也不能离开你了!

 我问: 那妈咪为什么不再结婚?

 妈咪也是为我,怕我受到冷遇,怕我不能接受。其实,现在我才体会到妈咪是多么孤独呀!我真希望妈咪再结婚!

 我说: 那我们设法动员她找一个好吗?

 她说: 爸爸是一个很好的人,英俊、聪明、能干,很会体贴人,地位也很高;妈咪自己也是一个女强人。所以我想,即使她同意再结婚,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合意的!

 那你想法试探一下好吗。

 她点点头: 等有机会再说吧! 说完,便偎依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第三天的晚上,阿兰在上悄悄对我说: 阿浩,我跟妈咪说了那件事,起先她执意不肯。后来,在我的再三劝解下,她方答应考虑。可是当我问她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丈夫时,你猜她怎么说?

 我怎么知道! 我说。

 妈咪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要找就找一个各方面与阿浩相同的人。’看来她的眼光实在是高。这真让人为难,世界上就一个阿浩,从哪里再找一个阿浩! 她说到这里,忽然狡黠地说道: 喂!看来妈咪看上你了,要不,我把你转让给她吧!

 胡说八道! 我在她的股上轻轻拧了一把,她娇嘀嘀地叫了一声,便扑进了我的怀中…

 狂之后,她依在我的怀里,悠悠地叹道: 可惜她是我的妈咪,若是我的姐妹就好了!

 我问: 那有什么?

 她说: 那样我就和她效英皇玉娥的故事,一齐嫁给你作子呀!

 我心中一动,不觉口而出: 好呀! 但随即想到这是不可能的,哪有母女共事一夫的道理!

 她认真地说: 喂!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是否可行?

 我问: 你说说看。

 她说: 我想动员妈咪真的也嫁给你!

 语出惊人!我被吓呆了,连连摇手说: 这怎么可以!

 她说: 阿浩,我是认真的!反正我们三个人本来就在一起生活,现在只是睡觉不在一起。如果请妈咪和我们一起住,那不就解决了她的寂寞之苦了吗!这样做,外人也不知道。

 我说: 这不行!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人!

 她说: 可妈咪不是外人呀!你爱我就必须也爱妈咪!你难道嫌妈咪老或是看她不漂亮吗!

 不,不!妈咪只比我大九岁,而且她长得十分年轻漂亮,若真的让她与我做子的话,有你们母女双姝天天陪伴,那是何等幸福呀! 我心里当然是十分爱妈咪的,只是不好明说罢了。于是我又问: 那…妈咪能同意吗?

 她说: 你要是真的同意,就让我做工作吧!

 我说: 我自然十分乐意,只怕妈咪不会同意!就看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有多大本事啦!

 第二天,我在公司加班,晚上没有回家。翌晚饭时,我发现岳母一见到我回来,一张粉脸腾地一下红到耳跟。吃饭时,她一句话也不说,始终低着头。我不明所以,也不便追问。等我和阿兰上后,她才低声告诉我: 我与妈咪谈了那件事。

 她同意了吗? 我迫不及待地问。

 坚决反对。 她有些失望地说。

 你是怎么跟她谈的? 我问。

 我与妈咪睡在一起,郑重地谈了我的想法。妈咪气得骂我胡说八道。我说:‘是你自己说要嫁就嫁个各方面与阿浩一样的人的嘛!’她说:‘可我没有说就要嫁给阿浩呀!我是很喜欢阿浩,如果你没有嫁他,我真的要嫁给他的。可现在他是我的女婿,哪有岳母嫁给女婿的事情!’我软硬兼施,苦苦相劝,她就是不同意。

 那就算了吧! 我说: 你这主意本来就有悖常理!

 不!我不甘心就这样算了! 她有些堵气地小声嚷道: 我非要她嫁给你!

 难道你能迫婚? 我开玩笑地问道。

 是的,我又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洋洋得意地说: 这是一个‘生米变饭’之计! 于是她如此这般地悄悄给我说了一遍计划。

 我说万万行不得。她说: 没有关系的。妈咪十分疼爱你,如果你做了错事,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在她的反覆劝说下,我终于同意一试。 在阿兰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全家到大陆旅游。江西九江的庐山,一家高级宾馆里,我们租了一个有两居室一厅的套间。我们计划在这里一个月,以渡过炎热的夏天。 庐山的风光真可说是如同仙境,使人心旷神逸。我们每天到一个景点游览,玩得愉快极了。 这一天,从不老峰回来。阿兰提议痛痛快快地喝一次酒,得到我和妈咪的同意。她让饭店把酒菜送到房间。我们沐浴后,便一齐围桌而坐。

 一家人无忧无虑地开怀敝饮,享受着天伦之乐。笑语不断,频频举怀。我和阿兰频频地劝妈咪喝酒,她也十分高兴地接受。她说: 太让人高兴了!孩子们,我多年没有如此尽了! 这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特别是妈咪喝得最多。我本来是最能喝的,只是由于阿兰事先提醒,我才尽量节制自己。因为,这事是阿兰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到了晚上十点钟,妈咪已经有些酒后失态了。只见她面色红润,秀目朦胧,大概是身上燥热,不自觉地解开了外衣的纽扣,身子斜依在椅背上。在阿兰的提议下,她站起来翩翩起舞,虽然酒后步履踉跄,但由于身材婀娜,柳频摇,姿态十分优美。她边舞边小声地唱着一支轻松的抒情小调,清澈明亮的秀眸中不时出醉人的神韵。我们一齐为她鼓掌。她高兴地说: 今天真高兴,我多年没有这么跳舞唱歌了!

 舞后,稍事休息,她说要睡觉了。我和阿兰便扶她进了我和阿兰的卧室。这也是阿兰的策划。妈咪正在醉中,所以也不辨东西,任我们扶她躺下,很快便呼呼睡去,娇眸双合,媚靥微酡,真如着雨海棠。 过了一会儿,阿兰与我相视一笑,便试探地推她,叫她,而她却浑似不觉。阿兰见妈咪睡得很沉,于是便动手为她松衣解带。当那雪白丰的酥之时,我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

 阿兰叫道: 啊呀,你还不过来帮忙,要累死我呀!你真是个书獃子、伪君子!过一会儿,你就要怀抱这绝美女尽情了,现在还在那里假充斯文!  我于是又转过身来,只见阿兰已把岳母的外衣和罩解开,酥峰高耸,两颗蓓蕾似小红枣一般,鲜滴,夺人神魄。子被阿兰褪到平坦的小腹之下。映着灯光,粉雪股光洁灿然,三角地带那坟样的雪白凸起,上履盖着乌黑而稀疏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妙。我只顾张目欣赏,心醉,竟不知如何帮忙。

 阿兰看见我的神态, 噗哧 一声笑了,眯着一双凤眼看着我说: 鬼!别看了,先过来帮忙,过一会儿有你欣赏的时候!  m.6nnXs.Com
上章 母女双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