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女双收 下章
第06章
 她的息渐渐平息,秀眸微睁。我一手捂在一只房上,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小声问: 亲爱的,你累了吗?

 她笑了,钟情地看着我的眼睛,螓首轻摇。

 我在樱上吻了一下,又问: 心肝,你还想再要吗? 她连连点头。

 我于是将她的身子侧放,搬起她的一条腿,向上抬得几乎与垂直,我从她的侧面攻入。这个姿势可以入得很深。她 呀 地大叫一声,脯一,头也向后仰去,身子成了一个倒弓形。我抱着她的腿,猛烈地送。她呼叫着,扭动着,娇首左右舞动,似乎不堪忍受。我出一只手,握住一只房捏着。

 我见她叫得几乎不过气来,便停了下来。谁知她竟不依,边剧烈气边断断续续地说: …不…不要停…,我…还要…大力些…快一些…

 我于是又换了一个动作,将她的身子放平,搬起两条玉腿架在我的两肩上,大力地冲剌着…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剧烈运动,我们二人同时达到了高的巅峰。

 她如醉如痴,像一滩烂泥瘫在上,秀目紧闭,樱微微开合着,莺啼燕喃般轻轻说着什么。

 她足了──她象一棵乾枯的小苗得到了一场甘的滋润…

 我用巾为她揩拭布满全身的淋漓汗水,同时又在那雪白红的柔肌玉肤上抚摸了几遍。

 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脸和

 她枕着我的胳膊,香甜地睡着了。

 我看着她那红润的俏脸,心想,刚才她的行为是在痴中产生的,如果她醒来,一定会后悔;也可能,在她醒来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犹豫很久,决定送她回房,看明天她有什么动静。

 于是,我用巾沾着温水把她身上的污渍擦拭乾净,并为她穿上衣服。然后抱起娇躯送到她的房间的上,盖好被子,离开她。

 第二天,她睡到近中午才起。见了我,仍然是原来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我故作关心地问: 妈咪刚起吗?我去为你准备早餐吧。

 她微微一笑,很礼貌地柔声说道: 谢谢!不用了。现在还不饿,反正也快吃午饭了。 然后说: 昨天晚上做了一夜梦,没睡好,所以现在才醒来。

 我丝毫看不出她对我有什么愤恨、抱怨,显然,她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浑似不觉。可见那药能使人完全失去神智。

 我故意问道: 妈咪,做恶梦了吗?

 她的脸一红,小声道: 也不算是恶梦!只是一夜都没睡好!

 我幸灾乐祸地问: 妈咪,给我讲讲你的梦好吗?

 她连脖子也红了,如嗔似羞地说: 梦有什么好讲的。

 我不知趣地又问: 梦见什么人了吗?

 她斜睨我一眼: 梦见你了!小冤家!

 我又问: 梦见我在干什么?

 她有些气急败坏地嚷道: 你能干什么好事!干嘛打听得那么清楚!

 我调皮地伸了伸舌头,不再追问。心想:这话倒是真的。只是她还不知我的机关罢了。我庆幸自己昨天晚上及时把她送回去,不然,今天恐怕难以收场。

 当晚,我没在她晚饭后的水杯中放药,却悄悄在她头上的保温杯中放了一些。因为我知道她每晚睡前是要喝一杯水的。我想看她在身前无人时,喝了药有什么反应。

 我十点钟上,和衣而睡。关了大灯,只留一盏头小灯。

 大约十一点钟时,我听到外面有轻轻的脚步声,接着房门被推开,只见一个披着睡衣的苗条的身影飘了进来。我心中窃喜,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她走到我跟前,与我亲吻。很快,她掀开被子,为我去衣。我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我被得一丝不挂。我的玉柱自然是十分硬了,高高地向上耸起。

 她骑到我的身上,套了进去,像一位骁勇的女侠客御马飞奔,上下耸动,她细声呻着,娇着,嘶叫着。大约十分钟,她便软倒在我的身上。

 我抱着她一翻身,将娇躯拥在怀里,上下抚摸,亲吻她。她的一只手握着我那仍然很硬的玉柱,玩着。

 这一夜,我的胆子益发大了,变换不同的姿势,与她一直狂至半夜三点钟,竟不知不觉间拥着她睡着了。到天明我醒来时,发觉她仍然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那么香甜。我大吃一惊,怕她醒来,便轻轻为她擦拭身子、穿衣,抱她回房。幸亏她过于疲劳,竟没有醒来。

 我暗喜自己找到了一个随时可以与她的良药。

 于是,每过二、三天,我就设法让她服一次药,我便可以享受一次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尽情狂的温馨。然后,待她足并睡着后,再为她擦洗、穿衣,抱她回房。

 但是我心中并没有轻松,因为阿兰让我设法使岳母主动就范。现在虽然可以天天,却怎么说也不能算是完成任务了。

 我只好等待时机。

 这一天,我与她一起在路边散步,她仍是一言不发地走着,观赏着山上的风光。我只好跟在她的后面。忽然,我发觉一辆失控的脚踏车从山上冲下来,眼看就要冲到她身上。车子速度很快,若撞上她,只怕有生命之忧。而她这时正扭头看路边一棵树,没有发觉。我当机立断,猛地将她一推。可是,我却被车子撞倒在地,小臂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血不止。岳母跪在地上,扶着我坐起来,把我抱在怀里,急得眼泪都出来了,频频呼喊着: 阿浩,阿浩,你没有事吧!

 我笑了笑,小声说: 我不要紧的。妈咪,你受伤了吗?

 她连忙说: 我一点没事,可是你为了救我,自己却受伤了。这可怎么好!啊,亲爱的,很疼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有汽车过来,她招手拦下,送我进庐山医院。医生检查后说: 还好,骨头没有受伤。 我的伤口被了十几针,包扎后才回到旅馆。

 这时,已过了吃饭的时间。岳母打电话让侍应生送来了我最喜欢的饭菜,她不让我自己动手,而亲自喂我。饭后,她又拿来一杯咖啡,坐在我的身边,一手搂着我的,一手将杯子送到我的嘴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妈咪对我的态度变化了!虽然伤口很疼,但我心里却暖洋洋的。

 这时正是炎热的夏天,加上刚才的事变,我的身上可说是汗浃背了,衣服上也满是泥土。所以,她把我扶到上躺下后,对我说: 阿浩,你先休息一会,我去为你准备热水,身上这么脏,得洗一个澡。 我说: 妈咪,不用了,我的手不能动,等过两天再洗吧。 她说: 不行!天气这么热,不洗澡怎么能行。你的手不能动弹,不过,我可以给你洗呀!

 这…这… 我的脸一下红了。

 哇!你也知道害羞! 她妩媚一笑,轻轻拍着我的脸,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那天你和阿兰设计强我、又抱着我去浴室给我洗澡时,你想过我会害羞吗?

 我吱唔着,不知说什么好,脸上觉得更加热了。

 我的小心肝, 她抚摸着我的头发,风趣地说: 妈咪是逗你玩的,看你难为情的样子!哈哈,原来大男人害羞时也很可爱的!

 我说: 妈咪,我身上很脏,怎么好意思…

 她见我为难,反而把我揽在怀里,让我的头贴在她的前,我感到自己的脸正钦在她的两个房之间,心里一阵冲动。

 她安慰我说: 那天你不是也给我洗过澡吗!而且,我们也曾肌肤相亲,有过一夜之,你的身体我也见过,不必害羞嘛! 说着,搬起我的脸,在我上亲了一下,便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进来说道: 阿浩,水已准备好,现在可以洗了。 说着,便动手给我衣服。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无可奈何,因为我只有一只手,只好任她把我光。

 她用俏皮的眼光看着我,说: 很遗憾,我实在抱不动你,不能报答你那天抱我去洗澡的恩惠,只好请你自己走去了。 说着,牵着我的手,走到浴室,扶我跳进浴盆。她说: 亲爱的,把手举起来,不要弄了伤口,等我来给你洗。 说着,弯下水往我身上冲洗,然后用她那柔软的小手,在我全身上下轻柔地抚摸。

 我从她那开得很低的松宽T恤的上口中看见了雪白丰腴的酥、深深的沟和若隐若现双。这美奂绝伦的体,使我不血脉贲张,生殖器一下便膨起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用手捂上。她问: 你怎么了?哪里难受? 我吱唔着,脸有些发烧。她见状,以为我肚子疼,问: 是不是肚子难受了? 说着,拉开我的手。不料,那东西竟雄纠纠地破水而出。

 哎呀!你真坏! 她叫了一声,粉脸一下红到脖颈,不由自主地扭过脸去。

 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那硬茎上。她惊谔地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但稍经犹豫又慢慢地伸出来,握住了玉柱,并且轻轻地上下滑动。过了一会儿,她羞涩地看我一眼说: 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这小鸟还这么神气?

 唔! 我低哼一声,闭上眼睛。  m.6nnXs.Com
上章 母女双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