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柔和而明媚,带着暖暖的人的光彩。

 安伸了个懒,推开门,兽人部落已经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勇士们准备好锋利的武器,三三两两结对外出打猎;一些人看到了安,过来打了声招呼之后又匆匆离开了。

 安想起制造止血‮物药‬的几味植物没有了,不过圣地里还堆积着一些没有分类的草药,他想了想,决定先去把堆积的草药做个分类。

 安目前所居住的小屋是迪特留下的,他和穆法沙已经很久没回兽人部落了。

 虽说会觉得有些寂寞,不过安也习惯了。双亲以前相聚的时间太少,现在由他代替迪特成为兽人部落的医生,也算是做儿子的对双亲的一点点回报。

 远远地,一个年纪大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年跑了过来。少年柔顺黑亮的秀发直垂过,在身后飘飘,一身精致的白衣紧裹住纤细的身体,出细致的身和雪白的小腿。

 “早啊~~安。”安驻足,微微一笑。“早,若海。”“你要去圣地吗?”

 “是啊。”安边说话边少年并肩前进“我要去把堆积的草药做下分类。”若海眨着晶亮亮的眼眸,兴奋地开口。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甘草和库洛花没有了,你能帮我采集一些吗?”“没问题~~”若海一口答应了下来。

 “我现在就去西山。”“别急啊。”安笑着拉住了他“先来圣地帮我分类草药。”兽人的部落的圣地位于村落东北方一公里之外,入口处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内部由数十个大小不一的蛋型石窟构成。

 在虫族还没有被消灭之前,圣地是兽人族一道非常重要屏障,用来安置族人躲避虫族的突袭。圣地里还安放着巨大的能量水晶,在艰难时期为部落和凯恩的研究提供强大的能源支持。

 如今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储备仓库和疗养室,平时很少有人会来,只有重伤需要疗养的族人才会被送到这里。

 安带着若海直接走进了圣地最深处的一间石室,这里不仅堆放了许多珍贵的药材,还存储着凯恩留下的应急‮物药‬。

 安看的出来若海对草药学表现出强烈的兴趣,也有意在指导若海。若海是个很“特别”的族人,严格来说他不是兽人也不是雌…若海的‮腿双‬在水中会变成漂亮的墨鱼尾,属于深海的人鱼一族。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过去了,若海在辨识草药方面的天赋令安十分吃惊。

 他知道人鱼的种族优势令他们比普通兽人要聪明许多,记忆力是普通兽人的好几倍,但是像若海这样半天就记下三十多种草木的特征和名字的,还真不多见。

 “很不错。”安静静站在若海身边,一头漆黑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他微微颌首,出近乎完美的侧脸。

 “看来在我离开部落的期间,族人的健康交给你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若海“咦”了一声,从满桌子花花绿绿的植物中抬起头,淡绿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安,你要离开?”安顿了顿,刚想要说什么,一道低沈冷漠的声音突然间横了进来…

 “准备好了吗,?时间快到了。”空旷的石室里猛地冒出这么一个声音,还真令人感觉有些惊悚。

 若海诧异的抬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张望…只一眼,他就看到了懒懒斜靠在门边的年轻兽人,立刻像被雷劈中了似的僵在原地,小脸也瞬间由白转红,一直红到了耳

 “舜…舜…”安被若海夸张的表现逗笑了,他先是拍拍少年的肩膀,然后朝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年轻兽人招了招手。

 名叫舜的年轻兽人翻了个白眼,连看都没看若海一眼,冷冷甩给安一句话,转身直接离开了石室。

 “快点,我在部落门口等你。”觉察到少年的身体瞬间变得更加僵硬了,安无奈的直摇头…这个小黑豹的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又臭又硬的,真不知道若海究竟看了上他哪一点。

 “若海、若海…”安连续叫了好几声,少年才从打击中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和无助地看着他。

 “啊?哦…什么事…”“齐塔纳河下游的部落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他们的族长向兽人部落求援,我必须要离开几天。

 你跟在我身边学习的时间也不短了,绝对能胜任医师一职。这阵子族人就交给你了,帮我好好照顾他们。”

 “哦,好…啊、等等…”少年蓦地瞪大眼睛,责任一下子来的太突然,吓得他结结巴巴连说都说不清楚。“我我我我我我…我不行的…我…我…”

 “没事的,要相信自己。”安和颜悦地鼓励若海“你欠缺的只是经验而已,要对自己有信心。”

 “可是、可是…”“就这么说定了。”安边说着边从石室角落里取出一个木质的简易小挎箱,将一些需要用到的‮物药‬一一放了进去。

 看样子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若海明白自己这下是跑不掉的了。他苦着一张小脸跟在安身后团团转,其实若海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他天生性格腼腆,和人说上几句话就会脸红结巴。

 平时有安在还好,他只要跟着打打下手就可以了,如今要他一人去面对所有的族人,他…他真的做不来啊!

 “没事的,我会让索兰特去帮你;还有亚瑟和亚力克两兄弟,我也关照过他们少“惹事”了。”听安这么说,若海非但没觉得安慰,表情更像是急得快哭出来了。

 索兰特那家伙的很,会真的帮他才有鬼;亚力克倒不用担心,那家伙对谁都没兴趣;最可怕的就是亚瑟,安离开只后绝对没人管的住他!亚瑟要是一胡闹起来,族人们怕不只是受点“伤”

 这么简单了!呜呜呜,天要亡他啊!挥别了眼泪汪汪的若海,安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和舜会合之后两人一同出发前往求援的兽人部族…山豹部落。

 山豹部落是齐塔纳河下游的一个中小型部落,族人能兽化成凶猛的山豹,这也是安带上舜前去的原因。

 大部分兽人族都很排外,对于出现在自己领地的其他种族的兽人,会表现出强烈的敌意。

 舜的野兽形态是黑豹,和山豹算是同源,比较能被山豹族人接受。…落之前,安和舜顺利赶到了山豹的部落。

 说起来,兽人部落和山豹部落会有来往,其实全都是因为安的缘故…山豹部落上游是荒漠森林,安的哥哥蓝萨斯和伴侣莱茵就住在荒漠森林边缘。

 在一年前探望哥哥的途中,安好心救下了被毒蛇咬伤年轻山豹族长。所以对安来说山豹部落并不陌生,不过还是随身带个“保镖”

 保险一些,毕竟那个山豹族长…“安!”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猛然炸响。

 运气真背,才想着人就到了…安惊觉地往后退,然而来人的速度却异常迅猛,才一会功夫就冲到了安的面前。

 “你终于来了!”年轻的山豹族长名叫埃索尔,拥有结实的肌理、强壮健硕的体格、一头耀眼的金色短发,让人不由自主联想起强势火热的太阳;再配上他那朗热情的笑容,看似无害的英俊脸庞,是个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心的家伙。

 外表这种东西可是会骗人的。安不动神色闪过埃索尔的拥抱,朝舜使了个眼色,充当保镖的兽人立刻上前挡住了过于热情的山豹族长。

 视线汇的瞬间,空气中劈里啪啦擦起了火花…过了好一会,埃索尔才不情不愿地退了回去,现在最重要是治好族人的病,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得罪兽人部落的人。

 “带我去看看病人。”安一声令下,山豹族长立刻乖乖开路。情况还不算太坏,染病的族人不多,全是一些身体比较虚弱的雌,症状也不是太严重,总体来说没有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安判断这是一种急的食物中毒,在将族人的食物仔细检查过后,他推断是水源出了问题。山豹部落不远处就有一个天然山泉,雨季过后山洪大量暴发,泉水大概是被某种东西污染了。

 埃索尔带着安前去取水处,舜和其他族人留在了部落里。安绕着泉水仔细观察了一圈,果然在水里发现了一些细小的紫孢子。

 “找到了。”拧着眉,安捡起了散落在山泉附近的一些颜色丽的有毒蕈。

 “这种叫毒斑蕈,一般只生长在荒漠森林,估计是被山洪冲到下游来的。”埃索尔从他手中接过这种巴掌大的菌类,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就是这个小东西害我的族人生病了?”“没错,准确来说是中毒。”埃索尔一听立刻紧张了起来。

 “严不严重?”“死不了人的。”安拍拍手站了起来,继续说道:“在荒漠森林有一种名叫“毒笼”的植物,它的部具有轻微的毒,正好能中和这种有毒孢子的毒。”“毒笼?我好像听说过,我们部落的祭司应该知道这种植物。”

 “那就太好了,毒笼不难找,在荒漠森林边缘就有。找到毒笼之后取他的小块部,熬成一大锅汤药让你的族人服下就可以了。”

 “这好办,我立刻让部族的勇士去找这种植物。”安点点头,另外又代埃索尔。

 “这里的山泉水暂时不要饮用了,再过个三五天这些毒斑蕈应该就会被冲刷干净,到时候再饮用。”

 “好的,我会让族人先喝河水。”“这样子就没问题了,我们回去…”安顿下了,皱起细细的眉望向埃索尔…山豹兽人略显糙的手掌突然伸出来,抓住了他的手。

 “埃索尔,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埃索尔的声音里充斥着亢奋和激动,他微微息着,一只手狠狠锢住安修长白皙的手腕,另一只手跨过安的身体扶在树上,形成一个锢的姿势。

 安用力一挥手,但是双方的力量悬殊太大,他非但没能推开埃索尔,反倒是被兽人紧紧的抱住了。

 “安…”埃索尔低吼一声,情绪有些激动,没有控制好力道在安的手臂上留下了四道泛红的指印。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我喜欢你,从第一眼就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

 “所以你这是干什么?”安侧头看着埃索尔,长长的睫下,是一双与众不同的异色眼瞳…左眼青色右眼金色。

 这双眼睛甚至会随着光线的变化闪耀出奇特的泽,比世界上最顶级的宝石还要璀璨夺目。“你打算用强的?”勾起嘴角,安似笑非笑,他很清楚自己这张脸会令大多数兽人心动。

 不过,外表这种东西可是会骗人的。埃索尔的呼吸骤然收紧,脖子上青筋全都凸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就把安推倒在地上占为己有!

 “安、安!我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他急切切的吼着,锢住安的双手架在头顶。一道显眼的鲜红勒痕横贯在安白皙的皮肤上,更加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蹂躏的望。

 “原谅我,安!我忍不住了,成为我的伴侣吧!” 脑子里轰的一炸,埃索尔大力地抱住安,像是要把他搂进身体里似地紧紧住。

 他的嘴在安的形状优美的脖子和锁骨上不知轻重地撕咬扯着,一只手更是得寸进尺地伸进安的衣服里,贪婪地摸着光滑细腻的肌肤。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