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那被情敌内榭的娇凄 下章
第12章 她痛苦中
 她痛苦中又夹杂着快乐和堕落的潘多拉之盒被男人手指频频地敲击,坚硬的指甲甚至刮伤了筠筠那鲜让她既痛苦又着,这种挣扎和期盼的矛盾感受折磨得筠筠发狂。

 男人们又一次暴地胁迫着她强暴着她轮着她,但从他们对她的伤害中,筠筠隐隐感到了一些生为女人的优越感…原来她那玉洁柔软的体对于男有着那么强烈的原始吸引啊!

 丝丝欣喜的喜悦混杂在阵阵羞和恐惧中,女孩完全的发情了,筠筠甚至不再觉得刀疤他们面容丑陋和可怖,她一度起纤合着刀疤在动进出的手指,让其更大力的抠玩她的腔,太舒服了。

 “小妹妹你还会主动了?喜欢被我抠么?哈哈,水漫金山咯。”刀疤伸出舌头把口水涂抹在筠筠翘的嘴上逗玩着,他涂得越来越多,那些恶臭的津沿着侵犯进女孩口中。

 而正如刀疤期望的那样,药效发作的筠筠主动伸出舌任他,她下他吐出的所有恶臭口水,若甘泉入心…此刻她完全地意了。

 当时机完全成,怀中佳人完全滑腻似酥,只待郎君采摘。刀疤拉起软软的女孩让她直接跪坐在地板上,她赤的后背则抵靠在沙发的脚墩上退无可退。

 刀疤自己则站起身来解开皮带掏出完全起的向女孩。筠筠无处逃避,久久未洗的头在筠筠的鼻子和间擦蹭挑逗,阵阵浓郁臭的男渍味熏得她皱着眉头咳嗽不已。

 但女孩已被情牢牢控制,筠筠羞得满脸绯红地偷偷窥视那不停抖将弹动的黑红色头。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真实的男人器,如此靠近又如此翘地轻贴在上!

 筠筠觉得道里热滚滚,心难耐,终于,才初经人事不久的少女连最后一丝羞涩和自尊也丢舍了,她主动张开玉口把刀疤的头含入口中。

 “你好啊!”刀疤笑骂道,如此妙佳人贪婪地食他的宝贝儿让这个中年矮胖的男人上云霄。他看着吐自己巴的美人感到非常得意。

 “嗯啊,嗯…啊,慢点啄,他妈死了。轻点,别用牙齿刮到。”筠筠口的技术虽然很生疏,完全不懂得讨巧,但是她此刻正被牵引着,堕落成一条求的‮狗母‬。

 她生疏地着刀疤的头,甚至把冠和包皮褶皱间那恶心脏兮的渍和白色角质垢都入腹中,女神对的深深渴求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靡气氛,让刀疤十分满意。

 筠筠她用舌尖着刀疤的马眼,品食着那咸腥的秽物,她不断感到男人的头口分泌出一些醇滑腥涩的黏,刺地钻入舌尖的味蕾并在口腔中快速化开,那是这个中年男人分泌的前列腺与一点混合的味道。

 这些秽的毒蠡迅速侵蚀着筠筠的心智,她体内子强烈动得几近痉挛。那火热难捱的空虚感让她两片高高充血如若张开的美珊瑚,那瘙动人的强烈渴望让她微微张开的玉醴横,玉廷幽涧里金浆呈

 在筠筠的卖力下,刀疤好几次都差点缴。他已经完全无法克制了,刀疤想要立即宣自己的望和,他双手死死抓住筠筠卷曲的头发,腹用力茎。

 “啪啪啪!”怒放翘起的蟒好不保留地在筠筠嘴中疯狂动,男人那鼓起的桨般击打着女孩儿小巧的下巴。

 他毫不怜香惜玉,每次都把头深深捅入筠筠喉道最深处。在刀疤忽然就狂风骤雨的送下,筠筠根本无法呼吸非常痛苦,她的眼泪和黏糊的口水被壮的捅得呕不止,送下,缕缕晶莹剔透的玉津丝糊满了男人的袋和,藕断连丝,雨打梨花。

 在纵情的发下,刀疤得几度差点把持不住关,但他不甘心就此结束销魂蚀骨之乐,于是从女孩口中拔出茎开始休息。如此这般筠筠才得以片刻残而不至于被干至窒息昏

 “太他妈了!第一次玩这么的妹子。阿龙,你拍多几张。”刀疤一边气休息一边指挥着纹身男。

 届时纹身已经光着下体只穿了一件紧身背心,他肌蛟陈,坚实无比的‮腿双‬间具朝着筠筠笔地翘起,他看着刀疤干女孩,感到心难耐。

 自刀疤最初扑向筠筠时,纹身他就一直拿着手机不停抓拍着女孩的颜,如此尤物美若天仙,岂能只一次就放过?这群氓打算用照片牢牢控制住筠筠,再慢慢一次次用‮物药‬和把女孩儿开发成名副其实的兽玩具。

 而筠筠此刻神志不清地瘫软在地板上任他拍摄,她大口的着气,的娇躯无力抗拒他们的暴行,一张张羞秽的照片不断存入纹身的手机中。

 刀疤稍做休息就重新扶起筠筠,他平躺在沙发上,让筠筠赤身体仅穿一条裆部破出大的丝袜跨匍在自己身上。女孩修长紧致的蛇惹得他血脉张,一对白兔般的玉柔柔地垂贴着他。

 刀疤一双手扶住筠筠的玉腿和翘的股,在她大腿处的感部位轻轻砂蹭着丝袜,直惹得玉人中清泉泊不息,染溢得他处会那里片片温

 筠筠的俏脸被强行摆向纹身手中的镜头,刀疤故意高高托起她的翘以便纹身拍摄记录。只见他,蟒在筠筠那鼓涨满微张的中上下蹭滑,就是不入其中,只惹得女孩心急如焚。

 他时而用手指按筠筠那如白馒头般鼓起的丘,时而用磨那翘可人的玉豆蒂,时而用头浅轻叩玉门扉。筠筠她各种各姿的的画面纷华地展现在纹身镜头前,被牢牢记录在手机内存中。

 “我要了,你换录影模式,我要好好留念。”刀疤满嘴黄牙的咧嘴笑道,女孩儿那粉滴娇羞魅人的私处已被充分且多角度地记录成照片,他更想用动态的画面录下这入的珍贵时刻。

 “32g空间不知道可以录多久。”纹身提醒着刀疤。“那就入的时候录,一会的时候再录。记得录清晰一些,别漏了细节,要清晰的录下她的脸。”

 刀疤想到这次不能录全有些遗憾,他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专门买个摄影机拍摄与筠筠的过程,他要把她变成他的奴。

 终于到了侵犯的时刻,待看到纹身已经开始录影,刀疤对准女孩蟒慢慢入,只见他圆黑的冠贴合进筠筠满鼓间,马眼前端分泌的与女孩的花黏糊糊地融聚在一起,糜奢馨

 的前端才探入女孩的花径,他就立即感到头被一圈滑的瓣紧紧咬住。筠筠正是人生第二次做,她本就紧狭的更胜‮女处‬,男人在女孩体内感到了前进的阻力,愈发欣喜若狂。

 “你是第一次?!”刀疤看着身上美动人的筠筠问道,的筠筠羞连连不做回答,在男人的渐渐侵蚀下,一边嘤嘤泣流泪,一边用她那美鲍鱼轻含着那已没入体内的小半截茎细细亲吻,殷殷合。

 在两片玉滑的咬合着头上的冠状沟之下,男人再也无法忍耐,刀疤紧紧环扣住玉人的美用力一,扑哧一声将壮的没入玉

 此刻,筠筠的玉门关第一次被另一个男人暴地叩开。尽管她早已动情,媚眼如丝,私处的柔玉醴润滑非常,但当男人的茎真实地撑开那处子般狭窄的幽径,撑裂道四壁时,她浑圆修长的美腿和丰还是痛得猛然挛起,连羞涩的菊都猛地一缩。

 “好紧!老子到‮女处‬了!真!”他茎感受着,干得下的女孩眼泪婆娑,呻不止,筠筠器腔内的玉无比紧密的贴服在刀疤的巴上,没有一丝隙。

 撕裂的痛感与媾的快合为一体,强烈,矛盾而且羞地扩散进她全身的每一处细胞。仅仅动了几下,男人就将筠筠得花姿颤,双颊朱,灿若桃花。

 啪啪啪啪啪,筠筠被死,她四肢颓软地趴伏在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任由他那火热的在自己玉内深深地撞击,声声清脆,合得羞涩而

 筠筠白玉般的肌肤泛红滚烫,她的首,腋下,大腿内侧都渗出细细汗珠,散发出阵阵咸的香味。

 女孩时而清醒时而又迷糊,她感到极度的兴奋和快乐水般涌来,身下男人的每一次侵犯都让感的身体变得更加燥热满,连刀疤那滑的舌头和鼻息都能让她寒颤不已。不停的猛烈干,她被男人得所有寒都立竖起来了。

 “舒服吗?”“好喜欢…好…舒服…嗯啊…额啊。”筠筠失神地喃语,她已然不顾羞涩。刀疤更加卖力的动熊干着身上的美人,轻盈的筠筠顿时被得抛甩到空中,又重重坐回到器上,那皓白的桃尻上下跳跃着抖动着,咕叽咕叽,玉快速吐着刀疤他的雄器,的花已淌满了沙发坐垫。

 此刻被具愈发疾猛的送,筠筠的神智都有些了,她感到太阳嗡嗡凸响不已,甚至意识与四周的时空也一快一慢的挣动着。

 她一度惊觉嘈杂的四周竟然变得安静。咚…咚…咚地,筠筠听见头猛力撞击自己身体时那深沉鼓点,快的海啸嘴蚀埋葬了女孩的全部心智,筠筠甚至忘记了正被陌生人强的事实,她合着具的,只想要得更多一些,更深一些。

 跪在角落的黄羡慕地看着女孩被刀疤得浆不止,他依然高举着果盆,他的内被暴起的茎撑得高高的,浅色内的前端已被头画出的圈圈。黄一边贪婪地盯着做中的筠筠,一边忿忿地看着尽兴的刀疤。

 刀疤毕竟已经40出头了,能力并不如年轻人,哪里还得住如此美尤物那水多汁的紧紧研磨?他朝纹身喊道:“快,快!快开始录,我要了!啊!”他死死扣住筠筠的丰和后背,把她整个进自己的怀中。“啊…嗯啊…额啊。别…别…我。我今天是:”还未等筠筠断断续续说完,刀疤抵在她玉最深处的头就开始剧烈抖动。

 “是排卵期。”“那就怀上我的孩子!”在近距离摄影的清晰记录下,大量的伴随着刀疤声嘶力竭的咆哮声直奔出他的马眼,朝筠筠身体最深处浇灌进去,噗嗤噗嗤地全钉入她的子内。  M.6nNXs.COM
上章 我那被情敌内榭的娇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