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那被情敌内榭的娇凄 下章
第41章 和推拿这
 “spa和推拿,这是我们酒店的特色服务,在您享受完泡泡浴spa后,由专业的推拿师为您服务,这些都是免费提供给客人的。如果您晚上有空,请务必来体验一次,真的很舒服的,可以让你身心都得到彻底放松。”

 “真的么?好想试试,在哪里?营业到几点?”筠筠向来喜欢洗澡,这也是她肌肤白璧无瑕的原因之一,可还没从洗过酒店的spa呢,真想试一试,反正呆着也是无聊。

 “就在酒店三楼spa会所,营业时间到凌晨四点,现在您带着房卡直接过去,就可以享受服务啦。”

 “好的!我去试试,谢谢你啊!”筠筠站了起来,准备出门。她足轻踩进那双设计独特的细带拖鞋,从女孩背后看过去,软玉柔花般的柔肢几乎是全的,只有从翘到大腿部那一点儿位置由银色丝绸所覆盖遮挡,但这布料又极为薄透,把她美的形廓在灯光下完全透析了出来,美一览无遗。

 而从筠筠的正面,由于没有穿罩的原因,自领口开始,白皙的脖颈下银色薄丝紧贴着她的房瀑直落,像朵绽放的花蕊一样,还好她贴了贴,要不然连害羞的头都要曝光啦。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吕甄说的话真像是有魔力一般,筠筠怔怔地想着。要不然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自己打扮成这么又这么感高雅的模样。

 “穿这套去按摩,有些夸张了…可有没有其他的衣服可以替换呢?”来的前夜,吕甄姐还说隔天就回,不让她回家拿多的衣服,说不够穿到c市再买。

 什么行李都没带的筠筠现在只好在酒店房间的柜子里翻找。翻来翻去只有浴袍,诶,怎么办呢?穿浴袍跑下去感觉更奇怪。

 他们会所里面肯定是有准备服装的啦。筠筠把浴袍展开放在上,抓起早上吕甄姐给她的披肩,在桌上留了张纸条,就出了门。

 金碧辉煌的墙壁以及映灯,外加墨水纹大理石地板,这酒店的风格还真是巴洛克地浮夸奢华。一边欣赏着这类装潢,筠筠一边乘坐着复古式铁闸门电梯下到了三楼会所厅。

 会所里的环境自然十分高级隗丽,各种不应而足的浴池种类繁多,有小鱼的,可以清洗身上的角质,有各药池,有山泉水的,有热汤池,甚至还有冰块浴池。

 一个衣着考究的服务生引她去女客服务区,待将衣服换成专用浴袍,筠筠就跳入一个有着狮柱出水口的玫瑰泉中浸泡起来,直泡得皮都快松了,她才晕乎乎地又换向下一个特色池子。

 可能因为时间尚早,浴池里的客人并不多。所以筠筠越玩越开心,她一会儿只留一对鼻孔在水面外装河马,一会儿又猛地钻进水中吐泡泡玩。

 待泡美了泡了之后,筠筠才接过一位女服务生递来的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最后细细掏过耳,她顿时觉得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神清气起来。

 “那按摩又是什么服务呢?”洗得这么畅快,筠筠不由得对另一项服务也十分期待起来。“按摩是由我们酒店最专业的推拿师傅,给您全身的各处部位进行指等各式按摩。可以舒经活血,请问您需要么?”女服务生恭身有礼貌地问道。

 “恩,想试一试。”筠筠点了点头,此时她浑身仅仅包裹在一条白色的浴巾里面,双脚漉漉地踩在一双洗浴用的新拖鞋里面。“那请问您是想在会所里的房间享受推拿呢?或是在您自己的客房里享受呢?”服务生继续恭敬有礼地问着。

 “哈?还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啊。”这还真地蛮人化的,如果美美地泡一会儿spa,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享受按摩一边入睡,那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儿啊。

 可筠筠想到不知道吕甄和刘经理什么时候会回来,这次可是与吕甄姐同住双人房的,要是她回来撞见自己在享受按摩,总是觉得不太好意思。

 “额,谢谢,我还是就在会所里面享受服务吧。”“好的,谢谢您,我这就去安排。请问您有熟悉的推拿师么?”

 “没有额,我第一次来。请你帮我推介一个舒服的。”筠筠朝这个服务生女孩眨眨眼睛,期待地笑了。只过了一小会儿,筠筠就被领去一个雅间里面。里面环境很昏暗,香气触地,四周摆放着几个烟雾缭绕的油瓶,在正中间是一张白色的按摩台,上面铺着软软香香的棉榻。

 可在一旁等候的按摩师竟然是一个男的。“怎么给我按摩的是男生?”筠筠话还没说完就倒了一口凉气,眼前这个按摩师不正是熊宇么?这个帅气阳光的按摩师笑起来牙齿好白,直到他张口说话,筠筠才发现是认错人了。

 “您好,我叫王枫,是这里的推拿师,编号是1009。今天由我来给您服务。”筠筠哑口无言,他怎么长得跟熊宇那么像?她盯着他的脸瞧个不停,他们仔细看确还是有些不同,熊宇略高一些,头发直一点。

 而这个推拿师178cm左右的健美身材,耳朵上打着耳钉,五官要深一点儿,鼻子更翘一些,嘴角则更斯文许多。

 筠筠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男人,甚至觉得他还要更帅气一些,他正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内心把他与熊宇反复比较着,觉得还要更胜一筹,不竟面痴了。

 “您好,请问要不要换女推拿师来给您服务?”在一旁的女服务生错误的理解成筠筠的错愕是因为对异按摩师的抵触。

 “其实您大可以放心,我们这里一般都会让女按摩师给男客服务,而让男按摩师给女客服务。从而达到一种身心上的深度愉悦。”筠筠忽然想到与熊宇的种种,心中有些苦涩,这样一来,眼前这个相貌酷似的王枫她便更割舍不下了。

 现在纵使是换个女生来给她服务,自己也想必还是魂不守舍,一直食不甘味,不断惺惺念念吧。想到此节,她便轻轻地对服务生柔声说道“不用了,就…就…就让他来吧。”

 “好的,王枫师傅,下面请您给客人服务吧。”服务生鞠躬之后,轻轻把门关上。并把挂在门外的挂牌翻了个面,出上面一列字,清晰地标注着:“正在使用中”现在房间中只剩下女孩和这个帅气的按摩师两人,筠筠顿时感到局促害羞起来。

 她紧张得不发一言,只是轻轻坐在白色的按摩边缘,只见她玉的足趾微微踮起,拨弄着脚下的拖鞋。啊!自己竟然忘记了,全身仅从部那儿起裹着一条薄薄浴巾,她玉肩和背部颈部都美轮美奂地着,浑身美态怕是要全被看光了。

 漉漉的头发也只是简单地被发卡盘起来,没有穿内,也没有穿罩。“请您平躺在按摩上。”这温柔的男音,轻轻的说。“我…我!我里面没穿内衣。”筠筠满面通红,她羞得低下头都不敢看这个男人。

 “我们这里有为客人准备内衣,不过因为等会要涂油,穿着衣服相反不方便。把身体交给我吧,您是第一次来吧?试一试就清楚了,按摩很舒服的。”这个叫王枫的男人双掌轻轻地扶住筠筠的玉肩。她被这肩头肌肤相亲的温热惊得一酥,竟也心如鹿撞,顾不上羞涩更未做抗议,竟纷纷地顺着他轻轻躺放在上。

 此刻这轻烟弥漫的房间犹如梦境,这个酷似熊宇的男生让她感觉亲切温暖。筠筠‮体玉‬横舒,平躺在白色垫单上近乎全,身上只遮着一层浴巾,洁白的肌肤从脚尖绵延至大腿深处。

 所幸她平躺着并不知晓,否则真要羞死在这上,原来这浴巾向上轻轻扯动之后,一双感浑圆的玉腿缕丝不着,那赤户都几乎全曝给按摩师了。

 “好美的脚!”按摩师驻足痴痴地赞叹道。在昏黄的灯光下,筠筠的玉脚浑浑透透,那丰圆无骨的娇羞白洁,轻轻巧巧的足跟,足背,莲子般鲜润的脚趾头,足底可爱微红的垫,曲线违拖的足弓,真是美若天物。

 他不顺着足背往上瞧去,眼睛瞧过那雪白的腿与胫美的膝部,又看进了她大腿内侧,甚至还看到了户的

 他盯着女孩朦美的玉壶呆了好久,喉头干咽不停,不自觉下多少口水。而再往上去,才看到筠筠紧紧护住翘的双臂以及害羞紧张的目光,他醒转过来。

 “对不起,失礼了。”他急忙转身掩盖面上的尴尬,王枫从架子上出一条白色的布单,在空中一抖,缓缓落盖在筠筠身上,把筠筠从头到脚遮了个严严实实。

 “谢谢你。”亚不知道按摩程的筠筠,觉得王枫真的好温柔。竟还想到被布单遮住她的羞,女孩美滋滋地有些感激起来。

 “您能在被单里把浴巾解开拿出来么?这样按摩的力道会更准确和透彻一些。另外,请问您喜欢哪种味道的香薰?我们店的香薰不同于市面上销售的几款牌子,都是由植物完全萃取的,有安神放松的疗养作用。”王枫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打开木柜上的玻璃橱,里面晶莹剔透陈列着一排各式颜色不同造型各异的小瓶子。

 “恩,好。那你帮我推荐一款香薰吧?”犹豫了半天之后,筠筠还是在布单下把浴袍了出来。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晚,陌生的香气,陌生而熟悉的帅哥,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让她变得开放了许多。

 又不是没被男人看过,她想道。筠筠白皙的手臂从布单中伸了出来“我把浴袍放哪里?”王枫轻轻接过她手中的浴巾,动作优雅地挂在一旁的衣架上。他把一瓶浅绿色而十分透明的油状体从小瓶中轻轻倒入那烟雾缭绕的器皿中,淡淡的薰衣草味道开始在房间中弥漫。

 “给您推荐这瓶吧?我个人十分喜欢这一款,这种油是粹取自以薰衣草为主的十几种香叶,可以发女的内分泌循环,并让人身心都觉得轻松,同时,它对女人身体是十分有益的。”

 筠筠闻着这股幽香,不知怎地,全身软软地,热热地,就像躺在一只摇晃的小船上,轻轻缓缓。房间里昏淡的光线让她觉得很放松,放松,这种感觉就像是微醺的浅酌美酒。

 全身都好舒服,好舒展,筠筠不由得美美地合上眼睑。隔着白色的布巾,王枫开始按摩了。他先是从筠筠柔芮无比的美足开始摸起,双手拇指轻轻按在女孩的足背上,指掌同时用力,透过薄薄的布料,一并对女孩的骨肌发力。人的脚是由很多块细小的骨头组成的,每个关节间的软骨组织被捏的时候,就会促进血循环和肌放松。  M.6nNXs.cOM
上章 我那被情敌内榭的娇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