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三章
 全要怪他那个容易感动的母亲做什么不好,非给自己起了死去前夫的名字;害的父亲死活不肯叫他的名字!不肯叫也就算了,偏偏他那个笨蛋父亲自己又不会起名,老是“小黑小黑”的叫他,难听死了!

 “小黑这名字多可爱啊~~而且很符合你的形象。莫非…你不是黑豹而是只花斑豹?小花这名字怎么样,比小黑更可爱哦~~小花小花~~”

 “…”额角的青筋凸了起来,舜一把掐碎手中的树枝,有股想揍人的冲动。

 “呵呵~~”安见好就收,没有继续调戏可怜的小黑豹。舜这小子脾气大得很,万一不小心令他暴走了,今晚可就没人守夜了。

 “舜,你觉得若海怎么样。”安装作不经意的开口,同时不动声地观察着年轻兽人的反应。腼腆害羞的小人鱼配暴躁小黑豹,倒也是个令人耳目一新的组合。

 “若海?”舜好半天才想起来部落里还有这么一个人。“…那个动不动就脸红,总是低着脑袋走路的结巴鱼?”

 “噗…”正在喝水的安没忍住,一口了出来“咳、咳,结巴鱼?亏你想的出来~哈哈!”

 倒也形象,只不过小黑豹并不知道,若海在其他人面前还是很正常的,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结巴才会比较严重。

 “我又没说错,那小子一句话要说上半天,不是结巴鱼是什么!而且…”话到嘴边突然顿住了,舜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同时一把抓住安的手,将他整个人拖到自己身后。

 安没有多问,立刻从随身的木箱里翻出一些可以麻痹敌人的‮物药‬。他知道兽人在面对危机时候的直觉很准,舜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

 “是山豹。”舜低声说了一句“埃索尔追来了!”安微微一愣,他明明给埃索尔下了足够分量的药剂,中招的人应该整整两天都无法动弹才对!现在才经过一天而已…糟糕!他怎么忘了,埃索尔身旁就是山泉,水能帮助他减缓药

 “他们有多少人?”安紧张的问,在心底暗暗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埃索尔可不是什么善类!舜咬着牙不说话,不过也不用他说明了。

 一声低沈的兽吼过后,树林里突然冒出了数十只体型巨大的成年山豹。

 埃索尔缓缓从树后走了出来,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咧着嘴出得意的笑容,似乎在对安说“你已经跑不掉了”安愤愤瞪了对方一眼,同时脑子飞快转了起来,开始思索逃跑的方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沈却又极为放肆的笑声,像是叹息般滑过了所有人的耳膜。

 “呵~~” 在空旷安静的森林里,这声音里显得格外突兀。明明低不可闻、却又清晰无比地窜入令在场每一个人耳中。

 埃索尔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淩厉起来。相反,舜很明显放松了。至于安,他则在听到那熟悉声音的一刹那就僵住了!

 很快,一股奇异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安神情一凛,认出了这种甜甜的香味…地蓼草,这是一种能令猫科类动物暂时麻痹和陶醉的神奇植物。

 山豹族人和舜虽然是有理智的兽人,但猫科动物的本能令他们难以抵抗这种特殊的惑。

 安拉拉舜,想提醒对方小心,不料却挥了个空。只见小黑豹就地一滚变回了兽,像只大猫一样在地上翻滚磨蹭,还不停地发出足的呜咽声。

 安的眼角忍不住搐起来,他一眼扫过去,发现不止是舜败给了地蓼草,就连围堵他们的山豹族人也一一变回兽形,像群大猫一样满地打滚。

 果然,只有洛克那个家伙才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这时候,一道黑影施施然从树上翻了下来。

 安霎时大惊,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可是他为什么要逃跑?逃跑不就代表自己害怕对方了吗?安定下心来,静静看着那人从阴影下走了出来…

 那人的五官先是出现在黑暗与光亮中间,深邃的眼眸幽暗而深沉;仔细一看,会发现那双眼竟和安的一模一样:左青右金,散发着奇特而神秘的气息。

 兽人又往前踏了几步,英俊的眉目完全现身在阳光下,潇洒的姿态里散发着一股无形的迫感。

 洛克的体魄高大而健壮,奇特古老的深兽纹转在口,直的鼻、微薄的,有着让人心跳的神秘与危险。

 说实话,安非常不喜欢洛克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是他口中势在必得的猎物。

 “好久不见了。”洛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安立刻警觉的后退,不料对方的动作更快,闪电般的擒住他的双手固定在身侧,另一手撑在头顶将他锢在树干和身体之间的空隙里。

 安咬牙,低声警告洛克:“松手!”糙的手指顺着细腻的肌肤缓缓向下,停驻在上。

 洛克轻笑了一声,贴在安的耳边,充满暧昧地吐出声音。

 “松开你会逃走的…叔叔。”因为身材高大的缘故,洛克将安的身体完全挡住了,所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这暧昧的一幕。

 不过安还是克制不住颤抖起来,手指深深掐入兽人的手臂之中。洛克的那一声“叔叔”

 令他惊恐不已…如果被看到了…叹了一口气,洛克松开对安的锢。他揽过安的顺势拉入怀中,接着上前几步将满地打滚的小黑豹扛上了肩,带着两人迅速离开了。

 地蓼草的气味对他也是有影响的,再呆下去,洛克可不保证自己还能维持理智。…“噗通!”某个巨大物体被鲁扔进了水中,一时间潭中水花四溅。

 舜甩着漉漉的脑袋爬上了岸,随即挥舞拳头,怒吼着朝岸上的罪魁祸首猛扑了过去…“你这家伙!能不能别用那种该死的植物!”洛克后退一步,轻轻松松挡下了舜愤怒的左勾拳。

 “抱歉,那是最有效最便捷的方法。”“你不会直接冲上去揍那些家伙啊,非要用那种鬼植物。”

 丢死人了!还好没被其他族人看到自己丢脸的模样!“那多麻烦啊。”“…”舜气呼呼的收了拳,算了,谁叫他打不过洛克呢。

 “你怎么没受影响?”他甩甩头发,故意弄得洛克满身是水。

 洛克那家伙是狮子,没道理能免疫地蓼草的气味。某人摇摇头,对于小黑豹这种孩子气的做法有些无语。

 至于他为什么不会受地蓼草的影响么…洛克挑眉,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安…任何人要是有个像他一样擅用各种草药的叔叔,久而久之都会对各种奇奇怪怪的植物免疫的。

 “这个么…”洛克随便找了个借口搪过去,同时巧妙地转移话题。“山豹一族和兽人部落不是好吗?为什么突然攻击你们。”“还不是那个笨蛋山豹族长,居然想对安…”

 “舜!”安突然开口打断了舜,他朝年轻的兽人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直视洛克,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现在该回去了。”冷漠的眼眸对上了和自己近乎一模一样、含兴味的的异色眼眸。洛克挑着眉,盯着安的脸看了半晌,慢慢吐出一句话。

 “正好,我也要去兽人部落,一起吧。”那眼神中明明写着,如果不同意,就别怪他当着舜的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安狠狠瞪了对方半天,最后不得不妥协。洛克永远有办法威胁他!…入夜,凄的月光冷冷照在地上。

 安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才想着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安的身体顿时僵住了,感觉背上一具温热的膛贴了上来。

 “睡不着?”低沈的声音伴随着热烫的呼吸灌入耳中。安克制住想要大喊的冲动,他闭上眼深呼吸,尽量平复急促的心跳…手指伸入间随身携带的皮袋中…奇怪,怎么什么都没了?“别找了。”洛克从身后环住安的,将他圈进了自己怀中。

 “你那些危险的小玩意早就被我收起来了。”安咬住下默不作声,修长的五指痉挛着,极力握成拳,指关节都泛出了青白。

 另一个明显属于兽人的略显糙的手掌伸出来,抓住那只手举到自己边,轻轻落下一吻。

 “别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才没害…”话说了一半,安突然惊恐地转头朝舜的方向看了一眼…还好,小黑豹睡得很沈。

 “放心,舜要是醒来我会知道,不会被他看到的。”洛克继续紧紧搂住安,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叔侄间该有的界限。

 “放开我!别忘了我是你的叔叔,洛克!”安低声音警告对方,他扭着身体挣紮,却被洛克用身体的优势压制住了。

 “我说过了我不在乎,我要的只有你,安。”洛克紧抿双,立体而出色的五官在退去了狂傲与自负之后,逐渐显出温柔与宠溺的一面,格外的动人心魄。

 然而背对他的安并没有能看见这一幕。

 “可是我不想接受你!”安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他感觉洛克的身体一瞬间僵硬了,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是吗?”懒洋洋的声音听不出是愤怒还是别的。“听说凯恩族长这次回来后会选出继任的族长。

 我可是专程要赶往兽人部落,替我亲爱的叔叔助威呢。”“你想做什么?!”安像是炸了的小猫,瞪大眼睛回头怒视洛克。

 对方别有深意的笑容就如同针一样,深深刺入了他的心底。

 “我可以帮你,我能成为你需要的力量。”洛克单手扣住安的下颚,在对方还没能反应过来时猛地低下头,封住了惊愕半张的

 醇厚狂野的气息扑面而来,源源不绝冲击着安的感官。他本能地挥着手臂挣紮,但是两人之间的力量悬殊太多,安根本就推不动洛克庞大的身躯。

 “唔…”安对这个促不及防的吻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要被光了。他的双手落在洛克肩上不住地敲打,却只是加深了舌上的掠夺和占有。

 一吻过后,安全身虚软,几乎快失神。洛克乘胜追击,手指悄然潜入安的衣摆之中。

 “你敢…”安瞪大眼睛,惊怒加。他伸手想遮掩下身。可惜洛克的动作比他快上一步,手掌一把握住对方的感,忽轻忽重地爱抚捏起来。

 “唔啊…不要!”“嘘,小声点,会被听到哦。”洛克笑得惑人,而安却羞愤的恨不得一头撞树。

 “啊!”耳朵突然被濡的舌头重重咬,热的空气一下子窜入感的耳中,安忍不住弓起了身体。

 “舒服吗?”洛克的声音里也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安烈的反应对他而言就是最好的激励。

 他更加卖力地挑逗安的感部位,时儿‮弄套‬、时儿轻、时儿用么指搔刮对方颤抖不已的望尖端。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