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四章
 安情不自的嘤咛出声,在洛克富于技巧的玩下再也压抑不住情的声音。

 他细长的双眉紧簇在一起,清亮的眼里闪着点点灼人的火花…带着隐忍的神情、又忍不住沉浸在情漩涡里的安,轻易就挑起了洛克更加炽烈的情感。

 那双在清明时永远都不会屈服和怯懦的眼睛,如今却因为自己而失神…光想着,就令人激动不已!

 “安、安!”洛克息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近乎低喃的话语传入安的耳中;安咬住下,在高的来临中握紧了双拳。

 右眼微微掀动,刺眼的阳光让安立刻皱起了眉头。他抬起手遮挡光线,看到手臂上某个红色的可疑痕迹时,脑中猛地一个灵,昨晚的种种瞬间冲入他的脑海之中!安霍一把拉开遮盖的皮毯,确认自己的衣服还完好的穿在身上之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环顾四周,发现空旷的林地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洛克和舜全都不在。

 安有些心慌,昨晚洛克的举动搞得他筋疲力尽,羞愤不已;直到黎明他才迷糊糊睡去,所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觉醒来洛克和舜都不见了,安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该不会,他们就这样把自己丢下了吧?“醒了?”洛克突然从一旁的树林里冒出来,吓了安一大跳。

 “怎么脸色这么差,没睡好?”皱着浓眉,洛克一把拉起安带入自己怀中。他一手环着安的,另一手轻轻托起了安的下巴。

 “你看你,脸上一点都没有,平时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他捏住安的脸仔细审查,语气中充满了心疼和不舍。

 安没好气地瞪了洛克一眼,重重拍开对方的手。他当然不会说出自己是因为一时没见到洛克,心里感到不安和害怕,所以脸色才会这么差的。

 被那家伙知道了还不得意死。他尽量装作不去在意洛克,板起面孔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

 “舜呢?他去哪了。”洛克挑了挑眉,对安刻意保持距离的举动非常不满,他朝安伸出手,而后者却像是躲避蛇蠍一样连退了好几步。

 长腿跨前几步,轻而易举就逮回了落跑的美丽雌。洛克握起安的手,不顾他的挣紮在白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放过了他。

 “山豹一族追的很紧,就快赶上我们了。舜绕路引开山豹,我们则乘机穿过荒漠森林抄近道回去,这样能省下不少时间。”“穿过荒漠森林?!

 “安瞪大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这种时候进入荒漠森林,洛克的脑子不是有病就是对自己过于自信!安不是没见过雨季之后的荒漠森林…

 到处布满了恶心的烂泥和腐败的枯枝树根,根本就是个巨大的泥潭!河水的泛滥还将长年淤积在肮脏河底的可怕血虫类全都唤醒了,再加上森林里原本就存在的危险植物和猛兽…这时候进入荒漠森林,根本就是在找死!

 “我才不要去!我宁愿跟舜一起绕远路!”安惊恐的大叫,然而还没跑出多远,他就被洛克一把抓了回来。

 “别怕,不是有我在吗。”就是跟着你才危险!安气呼呼瞪眼,因为生气,他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绯,看的洛克心难耐,差点就克制不住将他当场倒的冲动。

 有时候,洛克真的很想什么也不管,将一切顾虑抛之脑后,仅仅顺从自己的望去强行占有安。

 天知道他有多想狠狠的去蹂躏安那张倔强的小嘴,看着平时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嘶哑着嗓子哭着喊着他的名字,泪眼朦胧地在他身下婉转承…不过,真这么做的话,安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洛克知道自己承受不起这种后果,他会等,他会用行动让安明白他的心意,他会一点一滴的、鲸蚕食的让安逐渐离不开自己。

 就像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那样,对于安…他势在必得!“我才不要跟你去送死!”

 安还在抗拒荒漠森林,因为身体被人牢牢搂住的缘故,他只能用凶狠的眼神来表达自己的不愿意。

 “怎么会呢,有我在你绝对会很安全。”洛克愉悦的挑起嘴角,异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宠溺的笑意。

 “你最好早一点适应荒漠森林,这对你有好处。”他低头,凑在安的耳边轻轻说道。“为什么?”能适应才怪,他又不是兽人!

 “因为~你以后会成为我的伴侣,当然要和我一起住在森林里。”洛克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安一时间无语。他着额角,实在觉得头疼不已:这个问题他已经反复和洛克讨论过很多次了。

 “我不可能成为你的伴侣,死了这条心吧。”“为什么不可能。”“我是你叔叔!”

 “那又怎么样?我说过不在乎,我喜欢的只有你。”“唉…”叹口气,安有种和另类生物交流的无力感。

 “洛克,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天涯何处无芳草,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他这棵树上呢?“还说我,你不也是固执的不肯接受我吗?”

 “…”“洛克。”安深一口气,捧住兽人的脸直面自己“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接受了你…你的父亲、我的哥哥…蓝萨斯,他会接受吗?”

 “…我会想办法的。”“洛克啊…”安幽幽叹口气,道出了摆在侄子面前的最大难题。

 “如果你没有自信赢过蓝萨斯以及穆法沙,最好乘早断了这个念头。我和你,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洛克反而双臂一收,将安紧紧锁入怀里,同时低下头猛地覆上那双微微张开的美丽瓣。

 他像是要发心中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的怒气一般,吻得既暴又疯狂,他的舌猛烈地侵入安的嘴中翻搅着,又象是要把安的舌断似的拉扯…过了许久,洛克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因为缺氧而几乎快昏厥过去的安。

 “就算会被父亲咬死,我也想得到你…我喜欢你很久了,安。”也许你还不知道,在很久以前,你跳入我怀中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深深沦陷在你明媚的笑容之中,无法自拔。

 …最后,尽管万般的不愿意,安还是被洛克强行拖进了荒漠森林。由于地势较低的缘故,荒漠森林里大部分土地如今已经完全被泥泞的沼泽所覆盖。

 原始雨林的茂盛阔叶几乎遮蔽了所有的光线。没有阳光,森林常年弥漫着霾和的雾气,瘴气弥漫,是各种毒虫的天下。

 至于脚下,则到处是的烂泥和盘错节的树根。在纵横错蜘蛛网一样的树根里行走,一脚一个陷坑,根本寸步难行。

 没走几步,安就因为不下心踩上的青苔而差点滑倒…尽管洛克眼明手快拉住了他,避免他摔成泥人,安还是怒气冲冲地踹了对方一脚。

 干净的草鞋上如今沾满了泥巴,在兽人腿上留下一排醒目的泥印。无奈,洛克唯有抱他赶路。然而,他才刚将安打横抱起,脸就被拳头一通猛揍。

 “别闹了,难道你是想被我抗在肩上?”“滚!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我抱着你比较快。”

 “去你的,我自己有腿!”闷热的空气,令安的火气蹭蹭蹭往上窜。他一把揪住洛克的头发,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

 “你就是抱着这种目的,才故意说要穿过荒漠森林的吧!”该死的家伙,想乘机占他的便宜!

 “没有,嘶~~~轻点。”头皮被揪的一阵发麻,洛克龇牙咧嘴气的模样倒也有几分滑稽,令安的心情莫名奇怪变好起来…这家伙也不是完全讨人厌嘛。

 “好吧,放你下来,让你自己走。”眼角的余光瞟到前方某个“神奇”的植物,洛克的嘴角微微上扬,出一丝看好戏的愉悦表情。

 轻轻将安放下地,洛克松开手示意自己不会再抱住他。

 “请吧~~”安狐疑地往前踏了一步,接着感觉腿上一紧,然后无数个冰凉的触手一般的绿色藤蔓上了他的手脚和身体,一瞬间将他拉到了离地面一米左右的空中。

 “啊啊啊唔…”安惊恐的大叫,突然又一更加壮的藤蔓横空卷了过来,竟然伸入他口中堵住了他的尖叫!

 “呜呜!”瞪大眼睛,安的身体遏制不住颤抖起来,他奋力挣紮挣紮,然而四肢却被坚韧的藤蔓紧紧住,动弹不得。

 洛克笑眯眯蹲下身体,安的‮腿双‬被藤蔓住向两边拉开,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安衣服里的美妙“风光”

 “怎么样,要我帮忙吗?” 洛克问的有些欠揍,他眯起眼,嘴角一丝微笑漾开,笑意直扩散到眼底。

 “呜呜、呜呜呜…”混蛋,还不快救他!“啊?”掏掏耳朵,洛克装出一脸“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疑惑表情。

 “咦?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呜呜呜!”洛克摊开手,无奈地耸肩,表示自己真的听不懂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唉,好为难啊,安你究竟想说什么呢?”

 “呜~~~~”安气得满脸通红,愤怒的眼睛里几乎快出火来…气死他了!洛克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对了,要不要我帮你把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呜呜!”安努力上下点头,心底却把洛克从头到尾骂了个遍。

 洛克懒洋洋起身,动作却磨磨蹭蹭的,能拖延就拖延。他站在原地伸伸胳膊踢踢腿,故意慢条斯理地活动筋骨,气得安差点没背过气去。“呜呜!”快点!你这混蛋!

 “来了来了~~”在对方急不可耐的眼神催促下,洛克这才施施然走了过来。他抓起伸入安口中不停扭动的绿色藤蔓,轻轻一用力就拔了出来。

 “咳咳、你这个混…唔!”安猛地瞪大眼睛,这次堵住他嘴的不是那些该死的植物,而是洛克那个大混蛋!对于洛克,安当然不会留情,反应过来在自己口中不停搅动的是某人的舌头之后,安用力合上牙关,想一口将洛克的舌头咬下来!

 “哇,真狠。”觉察到安的意图,洛克连忙回舌头,还好安的身体此刻被藤蔓束缚住,不然真的会冲上来咬他。

 “你…!”安气得浑身发抖,一时间竟想不出用什么词骂对方才好。“快扯掉这些该死的藤蔓!”洛克挑挑眉,并没有按照安的吩咐去做。

 他先是后退一步,然后摸着下巴用放肆的目光打量安的身体。住安的这种植物名叫“跳舞藤”它会住路过的一切生物加以“调戏”跳舞藤本身没有什么危险,类似于植物中喜欢恶作剧的家伙。

 它们会用灵活的枝条束缚住猎物、操纵猎物的四肢,令猎物看上去就像在跳舞一样。

 不过,跳舞藤的近亲,荒漠森林里另一种藤蔓植物可就没这么好心肠了;它们同样会用枝条住猎物,然而那种绕却是致命的!

 “可恶,你在看什么!还不快来帮我!”安气得都快哭出来了。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