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五章
 安从来没受过这种辱,那些灵活的藤蔓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不停往他衣服里钻,冰凉的枝条紧紧贴住他的皮肤扭动着,那种异样的感觉真的吓到他了。

 “可是…”洛克无辜的眨眨眼“你要是再咬我怎么办?”

 “你这个混蛋!你…”安气得想破口大骂,然而一细小的枝条却突然从他衣服下摆侵入,上了他的大腿,吓得他大声惊叫。

 “啊!”洛克眼明手快掀开安的衣服,一把抓住那恶”的枝条。

 “不可以哦。”洛克煞有其事地对着枝条连连摇头:“那里不许你进入。”安的身体可是他的所有物!安咬牙切齿怒瞪洛克,被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愤怒地弓起身体,用仅剩的力气抬起一只脚朝洛克狠狠踢过去…不过很可惜,他的腿才举到一半就被洛克轻轻松松接住了。

 “你做什么!不要…唔!”洛克解开安的衣带,大手一将他的衣摆掀到了际。在空气中的下半身一阵凉意,很快,糙的大掌就一把握住了安的器。

 “啊…啊…”突如其来的刺令安忍不住提高声音,他剧烈挣紮着扭动身体,四肢却被藤蔓束缚住动也不能动。

 洛克揽住安的将他带入自己怀中,说来也奇怪,跳舞藤竟然完全不攻击洛克,反而更像是忠诚的助手一样帮助洛克紧紧住安。

 低笑一声,洛克开始慢慢‮弄抚‬安的下身,手指或轻或重地捏刺感的器官。安死命咬住下,但嘴里还是忍不住溢出了一声声难耐的低

 “哦…安!”洛克倾身向前,低头一口咬上安白玉般的脖子,柔软润的舌头来回感纤细的脖颈,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

 他的另一只手滑过安的尖,若有若无地捏着。“不…不行…啊啊…”安被他得全身发抖,快随着舌头窜至全身各处。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疯狂扭动起来,就连脚趾也强烈的痉挛弯曲。…近乎半的身体在自己眼前难耐的扭动、挣紮;不着寸缕的感下半身,在自己的身下人地摆动;洛克几乎快无法遏止心头熊熊燃烧的火。

 他全身紧绷,急剧的息,安喊叫中的嘴人地一张一合,像是在邀请自己的亲吻;占满汗水的白皙的皮肤,在微弱的光线下映出惑的光泽。

 长久以来渴望的身体正在自己身下赤地引自己!这一切摧毁了洛克脑中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他做梦都想让安臣服在自己身下,被自己深深的进入,扭动着、哭喊着向自己求饶,最后在尖叫中达到高

 “安、安!”洛克低下头,用饥渴的封住安所有的喊叫声。他的舌头象是猛兽一样侵入安的口腔里搅动,着对方柔软的舌。

 他的手离开安的口,沿着光滑的背部的滑下,握住圆润结实的部用力捏,接着一把抓住安的部狠狠向自己!

 “啊!不、呀啊…”安蓦地瞪大润的眼睛,惊声悉数被进洛克口中。

 坚硬壮的物体带着灼热的高温紧紧贴住他的下身,烫的吓人…洛克竟然、竟然抓着两人的器抵在一起相互摩擦!

 “不…不要这样…唔唔…”安甩着头,使劲扭动身体想要挣开兽人的桎梏,然而嘴才稍稍离却又被对方重重咬住,疯狂的掠夺,继续烈、热情又灼热的深吻…

 “唔啊…洛克…不,不要…啊啊!”炙热的器彼此间来回磨擦,产生的高温像是要将两人融化一般。

 压抑不住的呻从安口中逸出,血管里有股冲动在喧嚣,又像无数的小虫在爬动,燥热,烧的身体滚烫不已,仿佛全身的血都涌到了某一点上!渐渐地,安不再挣紮,反而配合洛克的动作扭动部,让自己感硬的器官摩擦洛克大的器和手掌。

 糙的手指与皮肤接触,使得快更加剧烈,一波一波的情汹涌噬着安的神志,他尖叫着弓起身体,理智也在一瞬间崩溃和瓦解!

 “啊啊…”身体一阵痉挛,随着高亢的呼喊,热的而出,落在了兽人结实紧绷的下腹。

 一声低吼,洛克也紧跟着了出来,释放过后的到安身上,还有一些竟然到了安脸上,顺着紧抿的嘴角淌下,缓缓向曲线优美的脖子…洛克感觉口中一阵干燥,感觉刚释放过的器官立刻又蠢蠢动起来。

 “这下你满意了?可以放开我了?”安侧着头,冷冷的声音像寒风一样灌入洛克的耳中。洛克张口想解释什么,在看到对方冰冷的眼神后,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安…”他该怎么说?难道告诉安他真的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错了即是错了,怪只能怪他自己定力不够…本来只是想借跳舞藤戏弄一下安,没想到却…

 “对不起。”洛克低声道歉,扯掉多余的藤蔓将安抱了下来。安虽然没有抗拒他的怀抱,脸上的表情却比冰霜还要寒冷。洛克幽幽叹了口气,抱着安继续上路,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荒漠森林里昼夜温差很大,太阳落山之后,地表残留的余温很快被凛冽的寒风吹拂殆尽。洛克抱着安爬上一棵大树,他独自在荒漠森林里闯了多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

 “披上,森林的夜晚很冷。”洛克取出一件皮衣递给安,他一边生火一边将一种长满紫细绒的长草投入火中,四周空气里立刻弥漫起一股独特的香味。

 森林里有一种个头如黄蜂那么大的血虫,人被叮咬了之后身上立刻会起红色的小疹子,又又痛非常难受,而香草点燃后发出的香味正好能驱赶蚊虫。

 安还在生气洛克白天的所作所为,他背对着兽人一言不发,连个正面也不肯给。洛克叹口气,将烤好的一串干果递给过去。“吃点东西,你从中午开始就什么都没吃了。”

 “…”“是我不好,但你也别拿自己的身体赌气,不吃东西补充体力的话可是没办法继续上路的,难不成你想一路让我抱着走?当然我是很愿意…”

 话还没说完,手中的食物就被一把抢了过去。洛克勾勾嘴角,迅速串好另一串干果挪到篝火上烘烤。

 他还记得安的口味,安从小就喜欢吃这种甜腻的小零食,反而对主食不太热衷。穆法沙和蓝萨斯在安小的时候没少因为他的挑食而烦恼。

 “安,我可以帮助你成为兽人部落的族长。”毫无预警的,洛克突然丢出这么一句话。

 安猛然抬起头直视他,洛克的表情没有丝毫异样,悠闲的模样仿佛他刚刚所说的是一件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情。

 安咬住下仍是没有说话…的确,洛克的实力放到部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有了他的协助,自己当上族长的机会就更大!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竞争族长的位置!安同时也明白洛克不是会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洛克的性格里有一部分遗传了莱茵,非常于算计,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不需要,我会当上族长。”安顿下了,深呼吸一口气,这句话即是说给洛克、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靠我自己的力量!”洛克勾起嘴角,似乎在笑安的想法过于天真。

 兽人的世界完全凭实力说话,安是很聪明,也有当领导的气度和才能,但是安显然忘了自己只是个雌

 在兽人的眼中,雌就应该乖乖待在屋子里,被他们的伴侣好好保护起来才是。“别那么快拒绝,我是真的想帮你。”“我说了不需要,我才不相信你会那么好心。”

 “安,我真伤心,你居然怀疑我的心。”洛克用戏谑的口吻自嘲,眼中却闪过一丝苦涩和落寞…他的安,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敞开心扉接纳他呢?

 “我说的都是真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洛克绕过火堆握住安的手,力量恰到好令人无法挣脱又不至于伤到对方。

 相同的异色眼眸对望,一个有些惊慌和不安;另一个眼神中则写满了执着与坚毅。

 “给我一次机会,安,不要就这样就拒绝我。” 似疑问,又似感慨,第一次,在洛克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挫败。

 “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爱上我?”安的身体微微一顿,那双清亮的眼睛只是飞快的从兽人脸上扫过,就移开了目光。

 “别说傻话了,洛克,我是你叔叔…”“我说了我不在乎!”洛克低声音,几乎是咆哮着吼了出来。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待我们!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想得到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伴侣!”

 “洛克,别任了…”“这不是任。”洛克颓然的闭上眼,再睁开时,那双眼里已经没了先前的激动,只剩下满满的深情。

 “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不会轻易放弃的,而且我还有希望不是吗?你对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我们曾经那么亲密过…”

 “够了!”安冷冷打断对方“别再说了!”没错,的确有一段时间他和洛克的关系亲密无比,但那又如何?洛克的性格就和穆法沙一样桀骜不羁,他毫不在意别人的的看法,只要自己活的惬意就好。

 但是他不同!安不甘心只是默默跟在兽人身后,被伴侣保护起来过着碌碌无为的生活,他也想成为像凯恩族长那样潇洒的人!他相当族长,并不单单只是因为权力的望,他想活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精彩!

 “洛克,放弃吧。”心头闪过一丝不忍,但安随即就闭上眼,他不想让洛克发现自己真实的情绪。

 没错,他不讨厌洛克,甚至很欣赏洛克那种敢作敢当的勇气。说实话,安自己也搞不清楚对洛克的感情。在面对洛克的时候,他会不安和紧张;就连洛克对他作出那种脸红心跳的事情,他也不是全然讨厌。

 但无论如何安都明白,他是不会接受洛克的,喜欢又怎么样?他是将要成为族长的人,因此注定了与他的侄子不会有集。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洛克恼怒地皱紧了双眉,对上安冷然淡漠的眼神时,一腔的热情都要被愤怒取代了。

 “别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洛克突然噤声,他拧着眉仔细倾听了一会,紧接着脸色大变。

 他迅速熄灭篝火,吩咐安待在原地不要跑之后,就匆匆跳下了树。安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搞懵了,直到兽人高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树林之中,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安蜷缩着身体坐在树上,他紧紧搂住身上的皮衣,衣服上有洛克的味道,这令他感觉稍稍好了点。…

 “嘶嘶~”蓦地,耳边传来一阵热,冒着丝丝腥气…安愣了下,扭头的瞬间,猛然看见一条巨大的花斑蟒蛇吐着信子优哉游哉从从树下来,游向自己。

 安的身体顿时僵住了,他大气也不敢出,眼睁睁看着蟒蛇游到他身边,吐出蛇信轻轻碰触了下他的脸…好熟悉的感觉,这是…安脑中闪过了一些片段,童年时候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另一个娇小的身体就突然从天而降,伴随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斑巨蟒反应很快,扭扭身体盘成一团,准确接住了某人下落的身体。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