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十章
 听完七号的话,熊族少年长长舒了一口气,但是还没等他缓过来,就见亚瑟转身怒气冲冲走向了门口…亚瑟怎么了?他这是要去哪?“亚瑟,你去哪?”

 安连忙叫住显然正处于失控边缘的兽人。亚瑟的情形有些不太对劲,全身迸发出的强烈怒意令人不寒而栗。

 他回过头,冷漠的表情是众人从没见过的,仿佛一瞬间换了个人似的,蔚蓝色的眼里凝聚着冻人的寒意。

 “你…你要去找竹子…”熊族少年不由自主退后了一步“不是的,不会是竹子、不会是他…!”

 “不是他还会有谁。”亚瑟轻轻的反问,语气平和,但眼眸中却闪着刺骨的冰冷光芒。“我知道竹子是你的朋友,但他差点害死亚力克!他就必须死!”

 “亚瑟,别这样。或许真的不是竹子呢?或许是其他什么蛇…不要、不要伤害竹子好不好!”熊族少年壮起胆子,走上前拉住了亚瑟。

 “你不用说了。”亚瑟吐了口气,神情稍稍有些缓和。“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不行!亚瑟你冷静点!竹子他不会伤害亚力克的,我相信竹子…”

 “可是我不相信。”亚瑟冷着脸挥开少年的手,刚要动身又被对方一个箭步挡住了去路。“相信我亚瑟,不会是竹子做的!”

 “相信你?凭什么。”兽人死死盯住少年,蓝眸变得更冷,残酷的火焰在其中跳跃着。“你和他才认识多久,嗯?就凭你一句“我相信”、活该断送我弟弟的性命?!”

 “让开!”亚瑟低声怒吼,凶恶的模样像是要把人活生生撕碎。“不、我不让开,”少年踉跄后退了一步,却固执地不肯让开道。

 “我不会让你去伤害竹子的!”“你以为你是谁!”亚瑟凶猛地瞪着少年,全身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他猛然出手,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一直旁观不语的安这才发现事情不妙,连忙出手制止行为失控的兽人!

 “亚瑟、你要掐死他了…快住手!”安的大叫惊醒了亚瑟。当兽人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做什么的时候,熊族少年已经半阖上眼、陷入了昏之中。

 亚瑟忙松开手,呆立在原地…他轻轻扶住熊族少年,接着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看看昏不醒的亚力克,再瞅瞅一脸懊恼悔恨的亚瑟,安无奈发疼的额角…真是的,麻烦的事情接踵而来,源源不断,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说吧,怎么回事。”…一盏茶的功夫,亚瑟将事情原原本本代了清楚。

 熊族少年的名字叫潘达,兽形是一头黑白分明呼呼的可爱小熊,也是亚瑟“一见钟情”努力想要拐回部落的对象;至于咬伤亚力克的则是一个名叫“竹子”的半人半蛇的小家伙。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安感觉脑袋有些隐隐作痛。半晌,他才长舒一口气站了起来。“我去看看那孩子的情况。”走进边,安仔细打量昏睡中的熊族少年潘达。

 那少年长着一张稚气的脸庞,小麦色的皮肤,银色的发丝看上去十分柔软,散落在面颊两侧,一对绒绒的黑耳朵从发丝中了出来,黑白分明看上去十分可爱。

 这个孩子就是亚瑟选中的伴侣?可他明明就是个兽人啊!兽人和兽人在一起是无法繁衍后代的。

 亚瑟他难道不知道,选择一个兽人作为伴侣会在族里引起轩然大波吗?族人恐怕很难赞同亚瑟的选择吧!

 就如同自己的情况一样,如果真的接受洛克,怕是没有任何一个族人会认同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亚瑟垂着头,手抵在额前,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动也不动。

 “小熊他…怎么样?”低落的话语显示出他的心情十分糟糕。

 “没什么大碍,过会就能醒。”安替上的潘达盖好皮毯,转身在亚瑟对面坐下,忍不住数落对方。

 “你啊,又不是孩子了,怎么还不知道收敛脾气!你以为你的力量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别说了…”亚瑟狼狈地抬起头,蔚蓝色的眼在对上昏睡的小熊时,浮现出难耐的懊悔和心痛。

 “我没想到自己会失控…”他暗暗握紧了拳,脸色有些青白。

 “我当时完全失去了理智!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沸腾,无法停止燃烧!体内蛰伏的野兽根本不受控制…我真的、真的没有想过要伤害他!”

 “你还太年轻了,亚瑟。”安垂下眼,淡淡地说道:“生命是脆弱的。兽人因为自身强大的力量,很容易忽视比他弱小的人。”兽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普通人有多么渴望这股强大的力量。

 “…是我太冲动了。亚力克几乎快死的事实让我愤怒,失去了冷静。”亚瑟摇摇头,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父亲说过每个兽人体内都潜伏着一头野兽,必须时刻保持冷静;否则一旦让那头野兽出笼,身边最至亲的人就会受到伤害…”

 安侧头看了亚瑟一眼,异色的眸子似乎完全看透了对方。

 “看来那个小熊对你很重要。”“我想是的…”亚瑟抹了把脸,俊朗的眉微微皱起,带着几许困惑。

 “我们认识才不超过五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被我吓得变身了,黑白色的小熊让我觉得十分可爱…潘达对人几乎没有什么戒心,他很容易就相信了我…胆小、单纯、却又出乎意料固执的小熊,让我忍不住想将他搂在怀里好好呵护…”

 “但他不是雌。”安一语道破了这个事实。亚瑟是众人心目中的族长人选,族人估计很难接受他们理想族长的伴侣是个无法生育的兽人,虽然这对于安来说是件好事。

 减少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的确令人开心,但是安相信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取得族人的信任。更何况对于安来说,亚瑟和亚力克等人,更加像是一些顽皮需要人照顾的“弟弟”

 “你可要想清楚了,和你的小熊在一起,你们将不会有后代。”

 “我知道…可是至今为止,我只对他一个人动过心。至于小兽什么的,我不是很在意,不是还有亚力克吗。”

 安皱起漂亮的眉,有些不太认同亚瑟这种将责任甩给弟弟的做法。“那族人呢?小熊的族人会怎么看待他?我们兽人部落又会如何看待这件事,你想过吗?”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伴侣。亚瑟有些奇怪地看了安一眼。“伴侣是我自己选择的,关别人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可你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一族之长。”“既然推选了我做族长,那我的族人就该信任我我的选择。

 更何况,管理部落和我选谁做伴侣有关吗?”“…”安闷闷地瞪了亚瑟一眼。果然,兽人的思维模式都是一样的。“那小熊呢,你想过他的感受吗?”安轻轻反问了一句。

 “小熊是雄,他会不会愿意被同样是雄的你在身下,你知道吗?你说过不在乎有没有孩子,但是小熊的心情你考虑过吗?他是否真的会报下成见接受你,你确定吗,亚瑟?”

 兽人高大的身躯骤然绷紧,答案呼之出。“我不会阻止你,但也不看好你。” 安偏头望着亚瑟,脸上的表情一片淡然。

 “我希望你能尊重小熊的选择,还有就是收敛自己的脾气,不要再发生类似于今天的暴力事件。”这一句算是对亚瑟的忠告。没过多久,熊族少年潘达就从噩梦中惊醒了。

 亚瑟第一时间冲到了对方身边,诚恳地道歉外加殷勤地问寒问暖。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从小熊闪烁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小家伙对亚瑟的畏惧。

 看出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安清清嗓子,打破了僵局。“亚瑟,这里我来就够了,你去陪亚力克吧。”打法兽人离开,他关好门进屋,却发现小熊一脸呆呆的表情望着自己。

 “怎么了?”潘达忙摇头,脸却微微红了。眼前的雌长的很漂亮,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份与众不同的优雅。眼睛更是少见的异色,左青右金。

 对于很少接触人的潘达来说,安的存在是一种莫大的刺。看脸色就明白了小熊是在害羞,安微微一笑,声音也越发和善。

 “饿了吗?这都大半夜了,你还没吃东西呢。”潘达点点头,听他这么一说,还真觉得肚子在咕咕叫。

 “喜欢吃什么?”安侧头看着潘达,很想伸手去掐一掐小熊微红的脸,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竹、竹子。”潘达的脑袋越垂越滴,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竹子?”安愕然,他可从没听说有哪种熊是吃竹子的,这倒是奇了。

 “嗯。”小熊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安有些为难,他家里可没有竹子啊。“水果可以吗?我没有准备竹子呢。”

 “没、没关系…”潘达结结巴巴地摆手,脸更加红了。“不、不用特意准备,我什么都吃。”

 “这是只生长在荒漠森林的紫雾果,你尝尝看。”安笑眯眯地递了一个紫的小巧果实给潘达。对方小心翼翼咬了一口,立刻两眼放光。

 “真好吃!”“潘达。”趁着小熊大块朵颐、放松防备的时候,安闲谈一般问出了一连串问题。

 小熊也很老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告诉了安所有的事情…诸如他在熊族部落里是如何孤独,如何倒霉遇上亚瑟,如何和小青蛇竹子成为朋友的,全都一一说了出来。

 “我…我相信竹子不会害人的…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小熊泪眼汪汪咬着水果,越说越觉得委屈。

 “我…我不是不在乎亚力克的性命,但是竹子他很可怜…他…”“我明白。亚瑟也是一时激动,他很后悔,你能不能原谅他。”

 “我没有怪他的意思…”小熊默默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食物,呆呆看着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谢你的招待。安,我感觉不舒服,我去休息了…”说完,小熊发红的眼睛,默默爬回了自己的小。安叹了口气,知道小熊的心结只有亚瑟才能解开,也就什么也不说,由着他去。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潘达就一个人悄悄跑进了森林里。第二天,安早早就起了,还想着嘱咐族人去采集些新鲜的竹叶回来,却发现小熊不见了人影。

 潘达是第一次来兽人部落,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应该不会跑才是。安立刻联想起小熊口中念念不忘的“竹子”看来小家伙多半是自己去找小青蛇了。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