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十一章
 森林的夜晚危机四伏,就连兽人勇士也不敢多逗留,看不出小熊的胆子还大的。

 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潘达会有危险,某只大“老虎”昨天可是在自己的屋外守了一夜呢!要是潘达偷偷跑出去,亚瑟会立刻觉察到。

 此刻另安头疼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北方传来消息,阿赛尔特和柯瑞尔擅自离开了鹰族部落。

 阿赛尔特能照顾自己当然没问题,麻烦的是柯瑞尔那条小人鱼。真是的,现在的孩子怎么都喜欢偷跑!还有山豹一族的事情也没有解决,以埃索尔的性格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才是。

 “安,你的脸色不太好啊。”若海抱着一大堆东西走进了木屋。瞧见安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他眨眨眼,体贴地走过去替安捶肩膀。

 “你怎么来了?”安勾起嘴角“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去给舜换药了吗?”

 手上的动作蓦地一僵,若海咬着下,好半天才喏喏地开口道:“我就是来和你说这件事的…能不能,能不能换个人去给舜上药。”

 “怎么?他欺负你了?”“没有没有!”若海连忙摇头“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我怕我做不好。”

 “若海。”安睁开眼,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不在的期间,你作为医师将族人照顾的很好。所以,你应该更有自信一点。”

 “我…照顾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可是舜…”若海不安地绞着手指,只要一紧张,他就会重复这种小动作。

 “你讨厌舜?”“不是的!”若海急切的否认,目光触及到安眼中浓浓的戏谑之,立刻羞红了一张脸。

 “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咯?”“没有…我、我才…那个…喜欢什么的…我、我…”“若海。”安笑着起身,冲结结巴巴的小人鱼摇了摇手指。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哦。”“我…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若海终于战胜了羞心,红着脸承认道:“我是喜欢舜,可是他讨厌我…”说完,一张小脸又突然黯淡下去。

 “你怎么知道他讨厌你?”安轻轻反问,用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若海的下巴。双目被迫和安的对视,若海精致的小脸上说不出的委屈,表情更是泫然泣。

 “舜他、他每次看到我都很生气…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是,总是大声吼我。”

 “傻瓜~舜只是没有耐心,他对谁都这样。”安若海的小脑袋,安慰道:“别被舜的外表吓到了,他其实是个寂寞的人。”

 “我教你一个办法。”安神秘地眨眨眼“下次舜再吼你,你就更加凶狠的吼回去。”

 若海瞪大了眼睛!和舜对吼?!这算什么办法?“相信我,很有效的,这样一来舜就会牢牢记住你了。”

 “我、我还是…”“心动不如行动,快去吧。舜还等着你上药呢。”送走若海,安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凯恩族长这些年经常外出,族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威卡特处理的。

 而如今,威卡特也暗示了他会逐渐放下权利。安知道离重新选举族长的日子不远了,这一天很快就会来临。

 能否处理好山豹一族的事,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考验。他清楚另一个竞争者…路维克的想法,那家伙脑子里只有暴力,估计很快就会集结一些支持他的兽人勇士前去攻打山豹的部落吧。

 这么做只会加深两族之间的仇恨,必需得阻止才行。更何况这件事还是因自己而起的,安明白自己更加有责任去化解两族的矛盾。

 可是,光自己一个人去的话,只会白白便宜了埃索尔。叫上舜?不行,那孩子身上还有伤;摩耶和索兰特目前不在部落里;拜伦还太年轻;亚瑟和亚力克这对双胞胎兄弟又根本指望不上…唉…真是头疼。

 闭上眼,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洛克!猛地睁开眼,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洛克?为什么他会联想到洛克?不过…仔细想想,洛克的确是最佳人选。

 继承了穆法沙强大血统的他,光是一个眼神就能令兽人折服。就连在自己部落里,也找不到比洛克更加强大的兽人。

 可是…自己明明不想和洛克有更多的集…安垂下眼,表情有些阴暗。的确,如果开口的话,洛克一定会足自己的要求。但是,安同时也明白洛克会索要什么样的报酬…他的侄子从来不是一个会乐于助人的好人。

 冷漠是兽人的天,他们不会对关心以外的人多花一丁点心思。洛克的执着令人畏惧,但是安更加害怕的是自己内心的动摇…时间就在沉思中一分一秒过去,忽然,屋外突如其来的喧哗声打断了安的思绪。

 隐隐约约听到族人呼叫凯恩的名字,安心头一惊,立刻起身走出木屋。拥有一头灿烂金发的凯恩在人群中十分显眼,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

 新人类的寿命长达200多年,一旦进入了成年期,相貌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不过显然,令族人震撼的并不是凯恩归来这件事,而是他和西瑞司一同带回的奇怪少年。

 少年双目紧闭,脸色呈现出异样的青灰色,手臂和腹部拱起一簇簇青色的鳞片。

 更诡异的是少年腹部以下是一截大的青色蛇尾。这半人半蛇的模样…难道就是潘达口中的竹子?“族长,这是…?”推开拥挤的人群,安了上去。

 “安,你来得正好,跟我一起去圣地。”凯恩招手示意安跟着他,接着转头吩咐早就在一旁等候的兽人。

 “路维克,你带着追踪器上山。亚瑟中了蛇毒,一时半会动不了,你把他带回来。”路维克领命上山,临走前满是嫉妒地看了安一眼。

 跟随凯恩进入圣地之后,安忍不住问了一连串问题,他可是有着许多的疑惑。

 “所有的事情,七号都告诉我了。”凯恩静静望着昏睡不醒的蛇人,沈声说道:“接到亚力克出事的消失之后,我立刻动身回部落。

 其实我和西瑞斯并没有离开太远,我也一直在找这个孩子。”

 “找…竹子?”“是的。竹子的家族遗传着一种罕见的基因病。还好,一切都不算晚。”手指轻轻抚上小青蛇在昏睡中仍然痛苦紧皱的眉头,凯恩陷入了回忆。

 十多年前,他和西瑞司在印加树林附近遇到了一个濒死的蛇人。对方几乎完全兽化,丧失了最基本的人

 凯恩花了了好大的功夫才稍稍压制住那人体内的“兽”蛇人在临死前告诉凯恩自己还有一个孩子,求他们拯救那个孩子。然而当他和西瑞司赶去了蛇人所说的部落的时候,那孩子早已经被族人赶出了部落。

 从那以后这就成了凯恩的一桩心事。通过解剖蛇人的屍体,凯恩发现蛇的自律神经很差,这也是导致他们变异的主要原因。

 在兽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存在这种缺陷。太过频繁的兽化会令兽人失自我,所以凯恩一直告诫自己的族人…要学会自律,学会压抑嗜血的冲动和原始兽,千万不要让力量反过来控制自己。

 “竹子的病会治好吧?”“会的,还好发现的及时。”凯恩接过七好递来的银白色药剂,缓缓推入小青蛇身体里。

 “不过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安,这期间就由你来照顾竹子吧。”安点头。正好,他对蛇人也十分好奇,借着这个机会能仔细观察一番。

 “我听说山豹一族最近进犯兽人部落。他们不是一向和我们好吗?”听见凯恩的询问,安的身体猛然一僵。“抱歉,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我的疏忽…”

 凯恩扬扬眉,换做是部落里任何一个人惹事他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安?安可是部落里最令他省心的人。

 “山豹一族的事,我会处理好的。”“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凯恩轻轻拍了拍安的肩膀。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安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展现出来的资质是所有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

 凯恩知道安十分崇拜自己,也有当族长的想法,对于这一点凯恩也十分赞同。

 一方面他希望安能继承自己,另一方面又替安的未来担忧…让一个瘦弱的雌来统帅强悍的兽人,太过于牵强。

 观察了半天之后,小青蛇的情况已经趋于稳定。凯恩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一桩心事。回到部落之后,他立刻召开了家庭会议…不过,与其说是会议,还不如说是批斗大会。

 对于亚瑟和亚力克这对双胞胎兄弟,凯恩向来很头疼。弟弟亚力克像是得了面部表情肌群运动功能障碍,对谁都冷着一张脸,话更是少的可怜。

 这倒不是凯恩最担心的,根据他的经验,亚力克仅仅是性格冷漠而已,兽人都有这毛病,一旦遇上他们命定的伴侣,这种情形就会改善许多。

 反而最令凯恩担心的是哥哥亚瑟,在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下可是一副喜怒无常、说变脸就变脸的火爆脾气。

 两个家伙,没一个能令人省心的!凯恩真要怀疑,如果把部落交给他们两人中的一个,族人是不是会三天两头气的跳脚。

 “我才不要当族长。”亚瑟首先表明了自己不想当族长的决心,亚力克也跟着摇头,摆明了不想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凯恩看着他们两兄弟冷笑。心里却暗骂亚力克那个不负责任在外面逍遥的家伙。

 他就纳闷了,明明都是他和西瑞司的血脉,为什么却一点也不像他们两?那群孩子没有一丝一毫的责任心!

 “我才不会傻得指望你们。”凯恩无奈地抚额“这次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我会选出一位代理族长全权负责部落里的事情。

 这件事我已经事代过威卡特和七号,他们提供了一些人选给我。”“那族长你呢?不留下来吗?”始终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安,此刻忍不住开口问。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凯恩淡淡地说道“部落的发展已经上了轨道,我不可能一直都在,族人需要新的领导。”听到这句话,安默默地握紧了双拳。

 “威卡特和七号会做出公正的选择,不管他们选择的是兽人还是雌。另外,安,我相信你有能力解决山豹族带来的麻烦,我很期待。”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