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十三章
 “…”一滴冷汗从舜的额头滴落。他忘了对兽人而言轻松就能办到的事情,对雌而言简直难如登天。“那…就说是你和我一起捕获的?”

 “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安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才能让小黑豹明白,做这种事情根本是徒劳的。“对于竞选族长的事,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

 “哈!”蓦地,一道突如其来的刺耳调侃声传入耳朵里。安皱眉,抬头冷漠地望向不速之客…路维克,又是这个家伙。

 “怎么?知道自己没胜算,就找了个帮手?说说看,你给了舜什么好处?”放肆的目光穿梭在安和舜之间,兽人咧开嘴,故意笑得十分暧昧。

 “你什么意思!”舜炸跳了起来,捏紧了拳头,只要路维克出言不逊就立马挥拳出去!“舜!不许动手。”安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勾起优美的角,水汪汪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着。

 他略微抬起精致的下巴,表情三分挑衅、七分孤傲。“路维克,我劝你与其在这里找茬,不如想想怎么赢过克里斯吧。”

 “切!”想到还有更重要的事,兽人不地暗骂一句,匆匆跑开了。望着路维克渐渐远去的高大背影,安若有所思。“你说的不错,舜。”“啊?”突然被点名的小黑豹一脸茫然。

 “我是该有所行动了。”“舜,陪我去一趟山豹部落。”双眉只在一瞬间微微蹙起,随即就舒展开。安嘴角上扬,滑出优美的弧度。

 舜一瞬间看的呆掉了,但安随即口而出的话却让他大惊失。“什么?你说你要去哪里?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埃索尔那家伙…”

 “不用那么大声嚷嚷,我的耳朵很好。”安伸了个懒,与其被动的待在部落等结果,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自从异型虫族灭绝之后,各个兽人部族之间的交流开始频繁起来。但是随着兽人之间的往来互动增多,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摩擦也渐凸显。

 兽人部落可以说是整个中央平原上最大的部族,和其他小部族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凯恩临走前已经暗示过安,作为族长不仅要将部落管理好,更要协调好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关系。

 看来,只要能处理好山豹一族的事,威卡特就会对他刮目相看吧。“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山豹部落。”

 相对于小黑豹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安显得相当自在轻松。“你就不怕出事?”舜满脸的黑线。眨眨眼,安故意装出一副天真无知的模样戏弄对方。

 “我们是去和谈,会有什么危险。”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安觉得十分好笑。舜皱着眉,犹豫了会,还是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安,你知道埃索尔一直想得到你,莫非你是想…”

 “我是想什么?”安笑眯眯的反问,明明那张精致的脸上没有显出一丝不愉快,甚至可以说笑得十分温柔,但却令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没、没什么…”舜心虚地别过脸去,不敢直视安的双眼。

 “你啊…别胡思想,我想埃索尔也应该明白,和兽人部落作对没有好处。”叹了口气,安和颜悦地开口,他并不想吓唬舜。

 因为西泽的原因,舜是部落里少数几个真正愿意听从于他的兽人。由于个性太好强的缘故,安和族里其他兽人勇士的关系并不是太融洽。

 他在部落里的地位十分微妙…作为医师,兽人勇士对安还是十分尊敬和信任的,但同时兽人们又将他当成一个柔弱的雌来对待,认为他只要乖乖待在部落里受保护就够了,这点令安非常难以忍受。

 兽人部落不像其他的兽人族部落,族长给了每一个人充分的自由,当然也包括雌

 安从小跟在凯恩和七号身边长大,长辈给予他的赞赏比任何一个兽人孩子都要多的多,这膨了安的自信,他不认为自己就比其他兽人差。

 “他会明白才怪。”舜忍不住小声嘟囔“你根本就不了解自己对雄的吸引力…”“他不明白又如何?我会让他“明白”的。”安眯起眼睛,表情有点像狐狸。

 “你打算怎么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珍视的东西。我们不妨从埃索尔的弱点下手,我知道他有个弟弟。”

 “你是想利用埃索尔的弟弟来威胁他?!”舜瞪大眼睛,忍不住吼出声来“这么做太卑鄙了!”

 “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安耸耸肩膀“何况我只是说说,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所以你有把握说服埃索尔?”“大概吧。我想过了,山豹部落里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医师,或许我可以帮助山豹们培养一个。

 如果埃索尔还是个称职的族长,他应该会接受我的提议。”“希望如此…那我回去准备一下。”舜还是有些不情不愿,垂头丧气地拖着沙虫的屍体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安知会过威卡特之后就带着舜离开了部落。他本以为埃索尔会派些人潜伏在兽人部落周围,却没想到山豹族的人早就撤离了。

 明明前段时间路维克的人还和山豹在附近有过小小的摩擦呢,埃索尔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啊。

 赶到山豹族的时候,埃索尔并不在部落里,但山豹部落里异样的情景却令安大吃一惊。

 …村落就像是被山洪冲击过,呈现出一副萧条破败的景象。但这也只是仅仅一部分而已,真正的山洪能将整个部落都冲垮,但山豹村落里只有几幢木质结构的房屋遭到了比较严重的破坏。

 安认出其中一幢就是埃索尔的房子。当安他们赶到的时候,山豹族人正在重建他们的部落。看到突然出现在村落门口的安和舜,所有人脸上都出畏惧和惊恐的表情。

 畏惧?他们在害怕什么?安摸摸自己的脸,他似乎只给埃索尔一个人下过药吧?就连吃了有毒食物的山豹族人也是被他治好的呢。

 就算曾经和路维克的人马有过摩擦,山豹族也不至于害怕他才是。

 “啊!是你!我们都已经…”其中一个跟随埃索尔伏击过安的兽人认出了他,放下手头的活,气愤地冲着安叫嚷。

 不过话说到一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慌张地闭上了嘴,扛着木头匆匆跑远了。

 这再一次令安赶到十分诧异…山豹部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安询问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闭口不谈部落里发生的事。

 在安的再三追问下,族里几个和他关系较好的雌这才唯唯诺诺的说了一些。

 但他也只是告诉安,前阵子有个自称来自兽人部落的勇士来到了他们部落,轮番挑战了以埃索尔为首的山豹勇士。

 在那之后,埃索尔就改变心意决定和兽人部落和谈结盟。在一天之前他们的族长大人就已经出发前往兽人部落了。

 至于那个兽人勇士是谁,山豹族人谁也不肯说。现在正是塔纳河泛滥的季节,埃索尔应该是从陆路出发,和他走岔了。

 来不及多想,安立刻掉头往部落回赶…不管那兽人是谁,他都相当有头脑,很清楚解决了山豹部族的纠纷对于竞选族长十分有利。

 看来会是个麻烦的竞争者。等到安匆匆忙忙赶回部落的时候,老远就看见路维克和埃索尔肩并肩站在一起。

 他的心瞬间就沈了下去…不会真的是路维克的人吧?“安,你怎么没和埃索尔一起回来?”远远地,威卡特看见了他,脸上带着欣喜和赞赏的神色走了过来。

 “真不错,凯恩果然没有看错你。”什么意思?安一头雾水,突然,眼角的余光瞄到站在角落的熟悉身影时,他随即愣在了当场…

 “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叔叔。”故意加重了后面两个字,洛克的笑容有些森冷,他以形告诉对安,如果不吃的话就会狠狠吻他。

 众目睽睽之下,安被迫下侄子亲手递来的食物。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洛克恐怕早就死了很多次了。

 兽人心满意地,大大为慈悲地松开了手。安立刻将自己的手腕了回来,他很想直接给洛克那张笑脸一个重拳,但是考虑到影响,安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晚宴还在继续,兽人们的兴致都很高昂。为了助兴,兽人们会在大型祭祀会或者节日的时候进行格斗比赛。

 这是一种带有表演质的武力比试,不过由于兽人们好斗热血的天,友好的比试通常到了最后都会演变成货真价实的打斗。

 而最后的胜出者则能博得一个杰出勇士的头衔。今天晚上也不例外,在威卡特的默许下,兽人部落的格斗比赛也拉开了序幕。

 吃喝足的兽人们各个摩拳擦掌,跃跃试。首先,是一个山豹兽人站了出来挑战兽人部落的勇士。

 很快,充满野的嘶吼声和空气中飘来的淡淡血腥味,唤起兽人嗜血残杀的天,以及血中蠢蠢动着好战的因子。

 接着,越来越多的兽人加入了格斗之中,场面开始变得有些混乱。米嘉不安地看了丈夫威卡特一眼,却发现丈夫没有任何要上前阻止的意思。

 他顺着威卡特的目光看见了安以及他身旁神态悠闲的洛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就不再说话。

 然而意外终于发生了,在混战中某个倒霉的山豹族人被甩了出来,兽化后的巨大兽躯朝着不知所措的人群笔直飞了过去…若海目瞪口呆,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完全没有了反应的能力。

 “呀!”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即使身旁的舜立刻眼明手快拉过了他,可怜的若海还是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当即昏死过去。

 “吼!”下一秒,愤怒的兽人犹如火山一般爆发了。舜的身体瞬间兽化成巨大的黑豹,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以掩耳不及的速度迅速扑向山豹…尖利的獠牙眼看就要刺穿对方的喉咙!

 “舜!住手!”安的呼声令黑豹的动作稍稍停顿,然而就在他犹豫的片刻,山豹族长埃索尔一声怒吼,变化成巨大的野兽扑向了舜…

 “舜!”安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两只巨兽咆哮着扭打在一起,四周的山豹族人和兽人纷纷冲了上去,令原本混乱的情况更是上加

 黑豹的身影很快淹没在兽人群之中。杂乱的皮在空中翻飞,血的味道越来越重,更加化了兽人们暴的情绪…

 野兽的嘶吼声、受伤者的哀号声、雌惊恐的尖叫声织在安的耳边,此刻他的脑中一片混乱,惊慌的眼神四处转,猛然对上了另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眸…

 面对那双略带求助的慌乱眼睛,原本想要趁机要挟提条件的兽人却不知为何,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握了一下安的手,洛克示意安不要惊慌。他紧接着站了起来,那双异色的眼眸瞬间变得黝暗深沉。虽然表情没改变,但是有某种令人震慑的力量,从洛克的身上辐而出。

 他从容走进混乱的野兽群之中,没有人看到洛克是怎么出手的。只见他走到了中间,然后无数杀红眼的巨兽就被甩出了混战圈。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