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忌之血 下章
第二十二章
 临走前安迪奥看了安一眼,安立刻心领神会,跟了上去。

 “我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由于威卡特的关系,安迪奥小时候也在兽人部落住过一段时间,和安以及亚瑟等人算得上是稔。

 “你记得昆塔部落吗?”安迪奥淡淡瞟了一眼安身边寸步不离的高大兽人。“记得,那是塔纳河分支上游的一个小部落。”

 “我这次来经过昆塔部落,整个族群,灭亡了。”灭亡了?安错愕地瞪大眼睛,感觉身后的洛克也瞬间僵硬了片刻。他缓缓地、小声问了一句。“灭亡了,是什么意思?”

 “昆塔族遭受到了攻击。”安迪奥的声音有些阴冷“我去部落里看过,整个村落都被毁了,族里的人或者死了,或者逃了,总之,没有任何活物。”

 “昆塔一族可以算是灭亡了。”安迪奥用平静的声音陈诉自己所看到的一幕幕血腥悲惨的场景,安听了之后一股悲愤的情绪涌上心头。

 昆塔族是一个和平的小部落,那里的人热情善良,究竟是谁,如此残忍地杀害了他们!

 “谁干的。”异色的眼眸里涌现出强烈的怒意,安的拳头克制不住颤抖,很快,一双温暖的手掌包裹住了他的紧握成拳的双手。

 温暖的体温传达了过来,安这才稍稍感觉好过一些。“恐龙,那些变种的大蜥蜴。”年轻的狼人嘴角扯出一抹嗜血的弧度。

 在这星球上,居然有生物不怕死的敢挑衅兽人,很好,当年和虫族的大战他们没有赶上,这一次不会再错过机会了。

 兽人的爪子再不磨砺,都该迟钝了。“安迪奥,别轻举妄动。”见年轻狼人的神色有些狰狞,安轻声发出警告。

 毕竟,还没有摸清敌人的底细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你还是老样子,做什么事情都要思前想后,打细算。”安迪回了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这里是你的地盘,我当然不会来。”

 “我会在这里待上一阵子。”“因为柯瑞尔?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阿。”安勾起嘴角,眼里满是笑意,很明显是故意的。

 “我之前就奇怪,阿都来到中部平原了,却偏偏不见你的人影。怎么?你小时候不是最爱粘在阿尔特身边的吗?怎么会让狮鹫抢了先?”

 “你够了!”安迪奥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气愤地低吼“阿是我兄弟!”

 耸耸肩,安明白凡是都要适可而止的道理。眼前这头小白狼虽然平时素爱装酷,骨子里却是个火爆脾气,适当逗逗就好了,过头了兽人可是会炸的。

 “好吧,随你,你愿意留下我就去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安故做关怀地拍了拍狼人的肩膀,昂着头走了。

 “…”安迪奥低声咒骂了一句。“喂!”他转头,毫不客气地朝着洛克喊到:“安怎么还是那副死样子,你还没搞定他吗?”

 小时候就是一脸盛气淩人的模样,长大了更是变本加厉。更呕的是对谁都一样也就算了,偏偏在大人面前装的可乖巧了,转头面对他们这群兽人伙伴又是另一幅面孔。

 这别扭的子,也只有洛克才会不嫌弃。洛克也学着安耸了耸肩膀,眼底却满是宠溺的笑容。“越是桀骜的猎物,驯服起来越有挑战,不是吗?”

 “去你的。”安迪奥大力地锤了对方肩膀一下:“早点把他倒不就结了。雌么,在上哄舒服了,还不事事都听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倒他。”洛克的嘴角勾勒出意味深长的弧度,拍了拍瞬间僵成化石的年轻狼人的肩膀,起身走了。

 不是吧!那个不可一世的安真的被倒了?安迪奥有些不敢置信,以至于他浑浑噩噩回到兽人部落的时候,见到安就好像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安迪奥怎么了?”安一脸疑惑地询问身边高大的兽人。

 “大概是水土不服吧。”洛克一本正经地得说道。安眯着眼睛看了兽人半晌,实在从他滴水不漏的表情里看不出半分端倪。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给他安排额外的狩猎任务了,他也算是客人。”原本还想着多了一个免费劳力供驱使,现在算是泡汤了。

 真没想到,安迪奥居然还有水土不服的隐疾。安一面在心底感叹自己的仁慈,一面有有些嫌弃安迪奥,白吃白喝什么的,最讨厌了!不知不觉中被人嫌弃的安迪奥倒是大大方方在兽人部落里居住了下来,想着方法要把离家出走的小人鱼拐回去,还时不时用狼嚎警告一下那些对柯瑞尔“不安好心”的单身兽人。当然,对于一些主动靠近的年轻雌,安迪奥的态度可谓是绅士十足。

 对于这些,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目前最重要的是摸清楚变异恐龙的目的,冥冥之中,安总觉得会有一些大事将要发生。

 …然而数天过去了,预期中的恐龙异动并没有发生,反倒是突然发生了另一个“意外”轰的安措手不及。原本在兽人部落做客的小人鱼柯瑞尔,因为误食了甘罗草的叶子而危在旦夕。

 感受到小人鱼的生命因为‮物药‬的作用而逐渐失,安漂亮的眉头重重拧在了一起。

 甘罗对于兽人来说是一种无害的‮物药‬,但是对人鱼而言,却是致命的毒药!安没有犹豫,立刻命人将柯瑞尔安置到了部落的圣地之中。

 花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救回了小人鱼的性命,安还没得及上一口气,就听见石室外传来了兽人惊天的怒吼…

 “究竟是怎么回事?柯瑞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迪奥的愤怒和焦急无处发。他狠狠揪住了亚瑟,右拳雷霆一击,挥上对方面无表情的脸;紧接着又是重重一拳,打得亚瑟偏过头去。

 “柯瑞尔在部落里出的事,我难辞其咎,让你三拳。”亚瑟眯起眼睛,嘴角已经裂开,渗出了鲜血。他大手一抬,缓缓的抹去血痕。

 “是吗,那我是不是该因你的大方而说声谢谢?”安迪奥野蛮的一笑,怒吼一声,抬脚就将亚瑟踹出了好远。

 “可恶!你不要太过分!”亚瑟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愤怒咆哮,朝狼人猛冲了过去。两个高大强壮的兽人相撞在一起,顿时反目成仇,当着所有人的面纠扭打起来。

 “够了!”安推开人群,气的浑身发抖。

 “都给我住手!”两只毫无理性的野兽根本不停劝解,对于兽人而言,拳头远比讲道理来的实际,然而这却苦了安,一个不小心,安便被劲风扫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没有一个族人有勇气敢上前阻止盛怒中的亚瑟和安迪奥。喉头一阵腥甜,一股血气翻涌了上来。安咬紧下,不期然尝到了自己口中一丝咸咸的血腥味…他想起了凯恩很早以前对他说过的话…

 “安,你拥有其他人所没有的察力和统领全局的才能,这会让你成为一位出色的领导者。只可惜,你是个雌。要成为兽人部落的族长,仅仅拥有才能是不够的,你必须要有强大的力量辅佐,让所有人信服才行。

 真可惜啊…安,你要是个兽人该多好…”安始终忘不了凯恩那天所说的话,忘不了族长一脸遗憾的表情。

 他要证明自己,证明就算不是兽人,他依旧可以成为最出色的族长!但是如今面对扭打在一起的兽人,他甚至连介入的余地都没有,又怎能令所有的族人信服…

 “吼…!”金色的兽影如同划破天空的闪电,避开了扭打在一起的两人。

 青金色的异样眼眸,泛着点点寒光,怒视着所有人。怒张的犬齿,森冷泛着血光;自喉咙里发出的隆隆低咆,充满了原始的兽

 拥有强壮身躯的巨大野兽,在众人的注视下直立变回人形。洛克脸上的狰狞怒容尚未褪去、凶狠的异色双目狠狠瞪向亚瑟和安迪奥,不断从喉咙里头发出警告的低咆声。

 “该怎么处置他们?”洛克小心翼翼扶起安。他尽量隐忍着克制住自己的怒气,然而就在看到安嘴角的一抹殷红时,瞬间便沈下了脸。

 安抹去嘴边的血迹,冷冷打量着亚瑟和安迪奥。稍稍找回理智的两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自己进去,好好反省,没得到我的许可不准踏出一步。”安扬手指着另一侧幽暗的巨大石室,亚瑟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那里是兽人一族关闭的地方,又冷又,他小时候没少被凯恩拎进去过。

 “我不属于兽人部族。”年轻的狼人皱眉。他的目光越过安,万分焦急探向小人鱼所在的方向。经过刚才那几拳,他发发热的头脑总算冷静了下来。

 “既然你是在部落里犯的事,我就有权利管。”安杆,声音不徐不缓,清清楚楚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

 “族长临走前代我管理部落,给予我惩处所有人的权利。谁有不服的,尽管可以站出来。”青金色的眼睛一一扫过在场每一位族人。蓦地,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掌从身侧握住了他的手。

 安的身体微微僵硬了几秒,然后逐渐放松。他并没有回头看,也不需要回头。

 身旁散发的热力告诉他…洛克正亦步亦趋守护在他的身边。族人都不是傻子,没有人敢和洛克过不去。他可是继承了穆法沙血统的最强悍的兽人勇士。

 更何况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所有人都看到了安对于部落的贡献,他将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比起那些鲁的大嗓门的兽人勇士,族人明显更偏爱安来领导他们。“还有什么疑问吗?还是,你想被请进去。”安的话音刚落,洛克就往前走了一步。

 安迪奥立刻后退,眼角的余光瞟到自觉走进闭室的亚瑟,终于咬了咬牙,声吼道…“你得保证柯瑞尔不会有事。”

 “当然。”得到安的许诺之后,心高气傲的白狼终于低下头,乖乖跟随亚瑟脚步,回石室接受对他任的惩处。

 将事情处理完之后,安长长舒了一口气,走出了圣地。夜很深了,凄的月光,透过黑的云,冷冷照在地上。部落的上空下着雨,伴着划破天空的闪电,在轰隆隆震耳的雷鸣中,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谁也没有注意,在这烟雨蒙蒙的夜之中,小熊潘达离开了兽人部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乎所有的麻烦事都堆到了一起。

 柯瑞尔清醒之后说出了真相,是他自己要求潘达找一些能使自己的身体产生“发热”

 症状的‮物药‬,以便吸引安迪奥的注意。潘达并不清楚甘罗的叶子对于人鱼来说是剧毒,肯定认为自己犯下了大错,心怀愧疚,独自一人离开了部落。

 着疼痛不已的额头,安一手打发了安迪奥和小人鱼,就算他想多留柯瑞尔一阵,恐怕安迪奥也不会不同意的。

 人鱼的康复能力很强,比起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安根本不必担心。他头疼的在部落里发疯的另一个家伙…亚瑟。自从小熊跑了之后,这家伙就红了眼天天要往外跑。

 为此,安不得不分出有限的人手外出寻找潘达。虽说小熊是兽人,但是面对变异恐龙的威胁,安不敢掉以轻心。  m.6NnXs.Com
上章 禁忌之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