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
第1章
 第一次见到白苏他爸那天,江蝉伊刚满十七岁。那天她生日,恰逢周末,白苏带她去吃饭看电影,还送了一大盒德芙巧克力。

 他们谈恋爱也有半年了,虽然同级,却不同班,平时只能在下课时间牵牵小手,亲亲小嘴,明年即将高考,学业繁重,黏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太多。

 看完电影出来,才不到四点,白苏提议说,要不去我家坐坐吧,我爸今天肯定不在。蝉伊有些犹豫,心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都年轻气盛的,保不齐会偷食果…

 但看着白苏期待的目光,她没能拒绝,点头说好。他家住在城西一栋旧别墅里,进入小区大概走五分钟,静谧幽深,十分惬意。

 “到了。”白苏掏出钥匙开门,侧身让蝉伊先进去,她刚踏入一步,便闻见了沉沉药香,然后就看见院子里晒满各类中草药。“哇…”蝉伊惊叹“你们家是卖药的吗?”

 “差不多吧。”白苏说:“我爸是中医,往上数,我爷爷和我爷爷的爷爷都是中医,所以家里很多药。”说着牵她往屋里走“是不是很难闻?我最讨厌中药味了。”

 蝉伊生怕踩到那些药材“走慢点儿…我觉得香的,原来你们是中医世家,好厉害。”

 白苏回头朝她笑:“这有什么?都是些古板玩意儿,你要喜欢,地上那些我随便送你几斤。”蝉伊扑哧一声“傻子,哪有人送药的!”

 他们进入室内,蝉伊四下打量,只见这是一栋古典装修的房子,屋后种有翠竹,落地窗敞开,枝影摇曳,晃动着光,别有一番意味。白苏说:“去我房间吧,我还有东西给你。”

 她随他走上二楼,只将房门虚掩,心中带着些新奇,道:“比我想象中干净嘛。”白苏见她坐在沿,心头开始紧张起来,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条心形吊坠的项链“来,我给你戴上。”

 那时他们都还是学生,这样一条项链至少四五百,需要白苏省吃俭用一个月才买得起。蝉伊低头看着那颗心,脸颊微微发烫,咬说:“谢谢…”

 今天天热,她穿着吊带衫配牛仔短,白苏居高临下的位置刚好看到那前隐约的弧线,喉咙一干,不自然地别开脸,清咳说:“谢什么,以后给你买个更好的。”

 又问:“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蝉伊也不知怎么有些尴尬,只摇头说不用。他道“那,我们看电影吧,我新买了几张碟。”

 “嗯。”白苏蹲在柜子前找了会儿,并没有放他刚淘来的那些美国大片,而是把看过的一盘旧碟放进了DVD。两个少年盘腿坐在上看电影,白苏轻轻将她抱在怀里,问:“你想好要考哪所大学没有?”

 蝉伊说:“反正,应该会留在本市,你呢?进美院吗?”“嗯。”他只感觉她的肩头冰凉圆润,摸着真是舒服。

 “你怎么不学医呢?”蝉伊发现了他细微的摩擦,心中慌乱,只能转移注意力“你家里人应该也希望你成为医生吧?”

 白苏说:“学医很苦的,我可没兴趣。再说我爸也看不上我,他说我不当医生最好,免得以后把病人医死了,他还得去监狱看我。”蝉伊笑起来:“你爸幽默的嘛。”

 “幽默什么?他是说真的。”白苏没好气地把音量开大了些:“别提那个老头了,就一古董。”蝉伊又被逗笑了。屏幕里,唯美的情电影渐渐进入主题,韩国经典的《美人》,尽管唯美,但它也是情的。

 白苏渐渐有些气息不稳,在蝉伊的脸上亲了一下。他们不是第一次亲吻,但显然此刻的紧张程度超过从前的每一次。蝉伊眼帘微动,看着白苏俊朗又清瘦的脸,心跳剧烈,慢慢闭上了眼睛,任他深吻。

 ,气息很快浑浊,白苏的手掌捂上了她的,她身子发颤,害怕地扣住他的手腕,但并没有奋力挣扎。

 这显然助涨了白苏的火,他得寸进尺地捏着,然后将她的肩带推下手肘,让那两个白的椒在了空气中。“别这样…”蝉伊羞得忙抓住内衣和衣服往上穿,谁知他竟突然埋下头,一口含住了嫣红的顶端。

 “啊…”蝉伊紧紧扣住他的肩,脑子炸开一般“别这样,别…”白苏贪婪地着口中美味,另一只满也被他握在掌心狠狠,刺的感觉急速冲到下腹,裆直直撑了起来。

 蝉伊想拒绝,但又被他弄得浑身发麻,前两点传来的讯息,分明是舒服的…正在这时,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蝉伊啊一声尖叫,下意识猛将白苏推开…

 她半的身子就这么曝出来,长发微,身形纤瘦,圆硕的房晃动着,头嫣红。男人眼睛眯了下,她慌忙穿衣,而白苏还未搞清楚状况,就看到他老爸满脸霾地走过来,一脚将他踹下“混账东西!”

 …那天过后,直到结婚以前,蝉伊也没有再去过白苏家,因为实在是太、丢、人、了!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好意思跟白苏提起那个神出鬼没的长辈“你爸多少岁了?看起来年轻的。”

 平里总被白苏说成老头的人,蝉伊还以为会是个慈祥的老伯伯。“他呀,十七岁就有我了,哼,还好意思说我混账。”白苏恨恨的。蝉伊被吓到了“十七岁…那你妈呢?”

 “早死了。听我说,她比我爸大两岁,长得很漂亮。”蝉伊喃喃道:“嗯,你爸长得也很帅。”白苏笑:“那是,你看我就知道了。”

 蝉伊见他大大咧咧的样子,显然已经把那天的荒唐抛之脑后了,但她心思感,做不到这样豁达,每每想起,都觉得羞愧万分,以至于跟白苏提出了止婚前行为的要求。可怜白苏只能答应。所幸一晃数年过去,大学刚毕业,他们就结婚了。

 结婚前白苏抱歉地跟她说,婚后可能要暂时住在白家那栋旧别墅里,因为虽然他爸说过可以给他买房子,但他一向最怕被父亲瞧不起,所以不愿意用他的钱,只想工作以后自己买房,希望蝉伊能理解。

 蝉伊想起少年时被抓包的场景,对那栋房子有点抵触,但也不想让白苏为难,便体贴地和他共同进退。至于父母那边,由于白家给的彩礼钱非常丰厚,那二老也没有什么意见。

 就这样,在大学毕业两个月后,灼灼夏末,江蝉伊和白苏结婚了。婚礼当天忙做一团,许多事情蝉伊都记不清了,但是房花烛,总是难忘的。

 仍然是那个房间,窗外竹影摇曳,月辉皎皎。白苏带着五分紧张,五分急切,终于进入了蝉伊的身体,那一刻他闭上眼睛闷哼“好紧啊…”蝉伊满脸涨红,咬着手指羞答答地唤了声“老公…轻一点儿…”

 “疼吗?”“还,还好。”闻言,白苏便急不可耐地摆动窄,在那幽密的里大力弄起来。蝉伊呀呀呻,但谁知刚了没几下,白苏就了。

 “…”他懊恼地趴在她身上“对不起,待会儿再试一次…”蝉伊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刚来了点儿感觉,就被浇灭,实在有点心。但她也知道,许多男孩子在第一次的时候会因为紧张的缘故,早早缴,她只能温柔地安慰他,鼓励他。

 那晚折腾了几次,最后白苏倒是舒服了,蝉伊却始终没有达到高,她疲惫地窝在他怀里,听他足地叹息说“老婆,你终于是我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蝉伊就起了。她和白苏正在婚假中,不用上班,但这是她为人的头一天,心里觉得新鲜极了,只想好好体验婚姻生活,体验子给丈夫做早餐的幸福感。

 更何况,家里还有长辈在呢。天蒙蒙亮,蝉伊洗漱完下楼,却发现那位长辈已经起了,此时正在客厅打电话。

 “爸。”她喊了一声,见他朝自己望过来,微点了下头示意,接着便不再搭理她,继续跟人说着什么。蝉伊钻进厨房做早餐,过了没一会儿,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忙走出去“爸,什么事?”

 男人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然后随即反应过来,道:“我刚才是在说中药名,不是叫你。”她脸一红“哦…”一家三口吃完早餐,才不到八点,白苏他爸拿起钥匙就去医院上班了,走前吩咐白苏把院子里的药材收起来,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

 蝉伊见他走了,才跟白苏说起刚才的囧事“蝉伊居然是中药的名字吗?我丢死人了。”白苏哈哈大笑“你果然是我们白家的媳妇啊!”他说:“我跟我爸的名字也是取自中药的,你不知道吗?”她愣怔:“白苏?”

 “嗯,难听死了!他自己被我爷爷迫害,就给我也取了个该死的药名儿。”蝉伊好笑道:“得了吧,没叫你白当归,白首乌什么的就不错了。”说着又问“那你爸叫白什么?”

 “决明,”他说:“白决明。”后来,蝉伊特意上网查询,果真是有“蝉衣”这味中药,其形似蝉而中空,稍弯曲,表面黄棕色,半透明,有光泽…总之长得很是吓人,与她的“蝉伊”

 同音而不同字。二十二年来她居然都没有发现。真是有趣。而白苏,则是一种草本植物,其叶、枝、主茎,皆可入药,主治风寒感冒,头痛,咳嗽等。至于决明…后来的后来,蝉伊充分体会到了决明的用处。  m.6Nn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