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裤袜下的颤抖 下章
第三章 全身颤抖(全书完)
 在肤的袜子下,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李良平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的部,此刻,她的身上只有线衣和丝袜。形状很美的下半身,隆起的部很有弹,长长的腿很结实。

 快要裂开来的丝袜,比什么都没有穿看起来更加富有挑逗,在微微的灯光下,发出了妖的光泽。男人的手开始从膝盖的附近,慢慢的往上抚摸,然后说:“让我换模你的房!”“不行,不行!”

 “那我就从衣上面来摸好了!”他终于从衣上抚摸她的房,是一副形状很美的房,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光这样做是教人难以忍受的事情。摸了一下房之后。

 突然把身体移到她的下半身,从两腿之间开始,用舌头噬,虽然只是隔着,这也已经让很兴奋的惠纯带来了新鲜的刺,但是,惠纯还是忍耐着。

 接着,李良平把惠纯的‮腿双‬张开,再把她那暇红的花瓣拨开,从袜上用舌头下,再用舌尖去她的蒂。

 “啊…”惠纯扭动着细。男人的舌头又从腿肚开始,一直到大腿内侧,然后又由大腿移向腹部,接着移向大腿。因为袜下什么都没有穿,所以下体一,舌头的动作更能刺花瓣了,虽然从花出了爱

 但是,她还是忍耐着,李良平想让惠纯投降,所以不断的向她发出攻击,但是,女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连惠纯自己都无法理解。在拥挤的电车里,可以大胆的做扰的游戏。

 然而在旅馆单独相对的时候,竟然不敢光衣服,说不定这个男人会以为在袜里头,有很难看又很大的一个胎记。

 但是,如果惠纯这样做的话,她会觉得背叛了她的丈夫,这种罪恶感,使她一直忍耐着,然而,忍耐还是有限度的。他的舌头越来越用力的了。

 同时也用手不断的在抚摸其周围,自然的会使女人的身体扭转,连续地发出“啊…”的声音。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可能会失去了羞心,而把剩下的衣服光,可是,惠纯还是坚持着她的意志。

 只是用舌头以及手去抚摸也不会足的李良平,想要让惠纯去握着自己已经怒张的茎,但是,惠纯加以拒绝了,如果惠纯这样做的话,她自己会忍不住而光衣服。

 一再的受到拒绝的李良平,只有握着自己的茎,隔着袜直接的去爱抚。从大腿上到大腿的内侧,用茎抚摸。既热又柔软的触感使花瓣颤动了,接着,这花瓣用力被挤时,薄薄的袜好像会被弄破了似的。

 而茎几乎要滑入花里去了,事实上,他用了相当大的压力来攻击,然而袜是相当有弹的,虽然头已经伸入了道里面,但是,却再也不能越雷池一步。李良平就这样,开始扭动起部。

 每当碰触到蒂或者是感的粘膜时,就会发出“啊…”颤动的声音,惠纯内心还希望李良平不要那么冲动。

 因为隔着一层袜,所以往往无法对准目标,好像隔靴搔似的,在那感的部位滑来滑去。“再用力一点,不是那个地方,再向下一点!”惠纯忍不住口而出。

 并且用力的抱住对方的部来帮助他。“再下面一点吗?”这个时候才知道没有对准的李良平,又更换了另一个角度,并且说:“那你也干脆把这个东西掉吧!”“不行,不行!”“为什么?”“我不能。”

 惠纯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觉得这条袜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李良平默默的又开始用自己的茎来磨擦。花瓣已经完全透了,因为穿了一件袜而感到安心,同时也收到了兴奋的效果。

 惠纯一直在想,如果不小心,袜子被弄破而进来了,该如何是好,但另一方面,又期待着这种状况的发生,但是,现在的袜是相当坚韧的,他并没有突破袜的能力,然而,润的花受到刺,慢慢的引到深处去了,使惠纯着急起来。

 “啊!再用力一点,再下面一点,啊!”她发出了竭斯底里的声音。“那你就把它下来吧!”“不,不!”“为什么?不然我要把它突破了!”男人下决心似的说。

 “如果能够弄破,你就弄吧!”“可以吗?”“可以!”她终于这样回答了,并且捏了对方的股。

 “好!”李良平又好像是下了一大决心的点点头,额头冒着汗,一再的冲。强轫的袜,每一次都把他的茎弹开,可是。这样的动作,使得惠纯的花更热,也更受到刺

 “快一点,快一点把它弄被,快啊!你在干什么呢?”用力的抱着动作已经迟缓的男人时,产生了一种与刚才不同的感触。

 然后带来了十分舒服的感觉,在充满的花息着“啊!”惠纯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在彼此纤细粘膜的接触当中,感到身魂飘飘。

 “啊…”她用力的抱着男人的部,男人此时已经是满身大汗。“太好了,太好了!”他边说边叫着:“我要出来了!”

 “你出来吧!”惠纯也叫道。这个时候,惠纯才知道,在这世界上,也有能突破袜的人。体会了这强而有力的茎的触感之后,她开始食髓知味了。

 因为李良平是邻居,又跟他太太认识,所以惠纯不能眼他交往过深。因此,她只好开始在客满的电车当中,寻找其他的男人。

 可是,她这次的目的很明显,她要找一个有突破袜能力的男人,所以,当她认为这个男人具有这种能力的时候,就约他到旅馆去。

 “先说好,要从袜上面来,如果突破了,就让你那个,如果不能突破,就不要埋怨别人。”话先说在前头。“来试试看吧!”男人都兴致的来挑战。

 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无法如愿以偿,再没有任何一人,能像李良平那样,拥有强而有力又重量级的茎了。

 在知道这件事是可遇不可求之后,李良平就变成了一个很宝贵的人。每次跟丈夫做的时候,总会想起李良平。

 并且对他那位太太,能够常常享受强而有力的茎,感到羡慕。那天,很凑巧的在超级市场遇到李良平的太太。“啊!好久不见!”惠纯跟她打招呼。“大概有一年不见了吧!我们到那边餐馆去喝杯茶吧!”

 惠纯邀请李良平的太太。李良平的太太欣然接受,在喝茶的时候,惠纯说:“前几天我碰见了你的先生,听说你们夫感情很要好,实在令人羡慕。”神秘兮兮的说。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现在正跟他分居呢!”很令人意外的回答。“真的吗?”“这是事实,我现在要找工作,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工作吗?”“噢!这…”惠纯回答。

 “这到底怎么回事?”惠纯问道。“大概是个性不合吧!”分居的原因可能是很微妙的。“可是,你的丈夫蛮不错呀!是不是和“过与不及”这句谚语有关呢?”虽然是随便说说而已,但是,他的太太脸都红起来了,(啊!我说对了!)惠纯在想。

 “你怎么知道呢?”以诧异的神色看着惠纯。“啊!没有啊!只是从外表看起来人蛮不错的。”连忙解释说。

 “这也很难讲。”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尴尬,李良平的太太也就先走了,自己觉得好像受到了怀疑,到底那一对夫是怎么搞的呢?那一天晚上就打电话给双方都认识的一位主妇,问问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你不知道吗?她的先生曾经在电车里对其他的妇女做扰,因此被警察抓了去。你也知道,她是一个个性很要强的女,所以不能原谅他。”

 这个时候,惠纯才知道,对方也跟自己一样有同样的嗜好。第二天,惠纯等着李良平一起上电车。“听说你目前眼太太在分居,那我就放心了。”“你听谁说的?”“哦!没有啦!”并着肩说了几句话以后,就如同陌生人了。

 惠纯一直等着对方先动手,可是,狼李良平,却好像没有要动手的意思。(难道他改归正了吗?)心里面一边纳闷,一边从他背后看着他的举动的时候,原来,他的手在前面一位比惠纯还要年轻的一个大学女生的裙子里面。

 (啊!他竟然不理我!)惠纯捏了他的手,但是,李良平很凶的样子对着惠纯狠狠的看,而手仍然在那个大学女生的裙子里面。

 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大学女生,红着脸扭动着部,她并没有表示厌恶的样子,反而在享受着李良平的抚摸。看到这个情形的惠纯,全身都火热了起来。

 (那我也要如法炮制。)嫉妒心驱使她贴近身旁的一位高中生,用膝盖顶着对方的下体,随着电车的摇晃而加以磨擦。满脸都是青春痘的高中生,红着他那被太阳晒黑的脸,很明显的知道他的下体起来了。

 (再来!再来!)身体紧紧的靠着,大胆的用手去抚摸他的下体,年轻人的身体稍微的收缩了一下,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惠纯把对方的子拉练拉下,伸手到内,取出年轻人已经起的茎,用力的加以握着。

 李良平发现了惠纯的动作,以怵目的眼神看着,当惠纯要把年轻人的东西放进自己的内时,李良平的手竟然伸到自己的子里面来。

 (你想干什么?)用疑惑的表情看着李良平的时候,他微笑了,但是,李良平的另外一只手,仍然在大学女生的裙子内,现在,他左右两只手,都各握有一朵花了。

 (我也会呢!)惠纯把李良平的子拉练拉下,紧紧的握着他的茎。左右两只手都各握有一支茎,引起从所未有的兴奋,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了。

 (没有想到这个孩子…)比李良平的茎还要硬,很想让这个正在自己的手中气的年轻人的东西,试验一下突破袜的事情,惠纯兴奋得全身颤抖。

 【全书完】  M.6nNXs.Com
上章 裤袜下的颤抖 下章